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诡行天下 >> 第125章 鬼状元,疯书生

第125章 鬼状元,疯书生

春末,天热起来,风却很大,吹下了一地的花瓣来。

这几天特别的干燥,开封府的众人倒是不忙着抓贼了,忙着提醒城中居民小心火烛。欧阳少征的巡城兵马,也每日带着一大桶水出巡,找干燥容易有火星子的地方洒水。

这天大早,小四子起了床,准备和公孙、赵普、箫良他们一起春游去,就看到隔壁展昭院子里的那棵红杏终于开花了。

绕过长廊到了院子里,就见展昭盘腿坐在大院中央的一个石桌子上面,腿上蹲着在打盹的大虎小虎。他则是仰着脸,看着满树的红杏……

花儿开得艳丽,红杏后头的白杏花期也长,于是红白相映,美不胜收。

展昭闻着淡淡的花香,微微眯着眼睛。这时候就感觉身边有动静,低头看,只见小四子也爬了上来,坐在他跟前,仰着脸跟他一起看杏花。

公孙和赵普循着小四子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一大一小还有两只小猫一起看杏花的场面,说不出的有趣。

赵普走到院子里,问展昭,“就你一个在?白玉堂呢?”

展昭眨了眨眼,道,“跟朋友喝酒去了。”

“不带你?”赵普有些意外。

展昭皱了皱鼻子,“嗯,他约的是落不着肖末、花蝴蝶西门药,还有秀才董旭。”

小四子仰起脸,觉得名字都好古怪。

赵普倒是听说过,“都是下三滥啊。”

“啧啧。”展昭摇了摇头,“应该说行业下三滥,性格很古怪,人品还不坏。”

“都是什么人啊?”箫良最近对江湖事很感兴趣,忍不住问。

“这落不着肖末是个神偷,因为轻功好,一跃起来双脚就落不着地了,所以得名。梁上君子也分三六九等,肖末这人,不偷穷困、不偷忠良、不偷贤德,只头为富不仁的,所以不招人讨厌。就是总在屋檐上走动,容易不小心听到些不该听到的,所以是非比较多,别人说他落不着,也是暗指他没着落,指不定哪天就叫人灭了口了。”

小四子和箫良听着有趣,就接着问,“那花蝴蝶呢?那人跟蝴蝶一样么?”

“嗯嗯,花蝴蝶西门药是个郎中,医术高明,不过只治妇人病,不是女人生病他不给治,人很有钱,转开妓院,大江南北至少开了不下四十所的窑馆吧,号称窑姐儿帮帮主。”

“咳咳……”公孙正喝茶呢,也听乐了,头一回听说这帮派。

“秀才董旭呢?”小四子更加好奇了,“秀才也混江湖么?”

“董旭其实不是真书生,就是喜欢做书生打扮,说话问走走舞文弄墨。”展昭乐呵呵说,“他和西门药有些像,只是西门喜欢女人却不怎么近女色,董旭可是个风流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哄女人功夫一流。而且他口味还有些重,不喜欢良家妇女就喜欢豪门怨妇,因此常勾搭上不该勾搭的女人。比方说前几天,他不就把工部侍郎杨显的四姨太给勾走了么?被杨显撞破奸情,追着他满开封府乱跑。”

赵普笑了笑,“我也听说这事儿了,胆子真不小……不过白玉堂竟然和这三人是朋友,还真叫人意外。”

展昭点点头,“只能说是孽缘吧,西门药是闵秀秀的同门师弟,另外两个是他的猪朋狗友。董旭知道哪儿能喝到好酒、肖末消息灵通给白玉堂帮过忙,所以就熟悉了。这三人都是事儿精,这会儿估计是谁又遇上什么麻烦了,要白玉堂帮忙,我这边见面不方便。”

展昭说完,众人都盯着他看,良久,公孙问,“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呃……”展昭望了望天,“白玉堂说的。”

公孙和赵普对视了一眼,心说白玉堂也不容易,单独出个门就交代得那么清楚明白。

展昭依旧抬头看杏花,边自言自语,“等再开多些,摘下来做杏花酒喝。”

“那喵喵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春游?”小四子见包福提着两个大食盒进来了,笑眯眯问展昭,“天气那么好,我们去外面看花!”

展昭想了想觉得也行,就从桌上跳下来,拍拍屁股,跟众人一起出门。

到了门口,马车和马都停在那里,可是众人也不走,似乎还在等人。展昭好奇了,问,“还等谁?”

“小小胖去叫小馒头了!”小四子回答。

“包延不是在温书么?”展昭问公孙。

“他有些太紧张了。”公孙摆摆手,“这几天天天温书,说实话,以他的学识文采,怎么考都不会差的,与其这样熬,把自己给熬出病来,还不如出去散散心。”

说话间,就听到里头吵闹。

“我还温书呢!”

只见包延让庞煜强拉硬拽拖了出来。

“温什么啊,书都给你翻烂了,你有意思么?给其他大才子留条活路不成啊!”庞煜皱着眉头数落他。

包延没办法,被拉上车,众人启程。

走得也不远,就在近郊的一个农庄。农庄是庞太师家的产业,有良田十几亩,种的都是瓜果蔬菜,半山腰是茶园,还有几家农舍羊的鸡鸭猪羊,庞府的吃喝都靠这里自产。

……

放下众人春游不提,且说此时太白居里头,单独会客的白玉堂。

听秀才董旭说完了事情的经过,白玉堂皱着眉头看他,“你是说……那人着了魔,才会自杀的?”

“是啊!肯定给鬼迷了心窍了!”董旭点头。

原来,前几天董旭老毛病翻了,勾搭上了一位有夫之妇。

这妇人生得珠圆玉润丰腴喜庆,非常的讨人喜欢,董旭跟她相处了一段,才知道她是苏州知府的儿子,孔茂的新婚媳妇。孔茂是个书呆子,毫无情趣,每天只想着高中状元光宗耀祖什么的。可惜他虽然读书多年,但天份有限,屡屡落榜!眼看着年纪越来越大,始终考不上功名惹得他十分急躁。这几天秋试将近了,他又开始闭关读书,于是就冷落了这位娇妻,给了董旭可趁之机。

董旭这人有些毛病,他除了喜爱妇人之外,还一心想为妇人谋求幸福,见这位妇人言谈间似乎对丈夫还是很有感情,就想劝导劝导这位书呆子,让他回心转意,靠什么功名啊,每日美人相伴不好么?

于是,董旭跟同样对妇人之事相当热心的西门药商量。

西门药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假扮成仙翁,大半夜地给那书呆子演场戏,就假装神仙托梦,告诉他这辈子是出头无望了,但生下来的儿子却会是个文曲星,让他赶紧生孩子,然后悉心培养。

董旭觉得鬼主意很不错,就找来了擅长易容之术的肖末给化妆。

总之三人一折腾,到了大半夜,就去找那孔茂。

三人到了屋顶之上观察下边情况,就见孔茂坐在桌边,行为怪异。与其说他怪异,不如说他诡异!只见他双手托着一只笔,嘴里念念有词,整个人瘦如枯槁样貌憔悴,疯疯癫癫不知道在施法还是在干吗。

忙活了半天,他突然定住了,嘴里念道,“笔仙笔仙,我何时能成为状元?”

当时三人差点儿笑喷了,可见孔夫人说得一点儿不错,这书生想当状元想疯了。

孔茂话说完,忽然举起笔,闭上眼睛胡乱划了几下,竟然写出了两个字来,仔细一看,写的是——“来生”二字!

是说他来生才能成为状元!

屋顶上三人觉得好笑,正想给他下点迷烟,趁他迷迷糊糊浑浑噩噩将戏演完就得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只见孔茂忽然站起来,打开抽屉拿出了一把刀来,还没等三人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咔嚓一刀……抹了脖子了!

三人当时有些傻眼了,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看着是自杀,但又似乎不对劲!不过后来家人来了,为了避免误会,三人还是溜走了。

而白玉堂之所以吃惊,是因为……这案子就发生在三天前。

那会儿杏花还没开呢,他和展昭正在院子里看花骨朵,就听王朝马汉进来说,苏州知府的公子在驿馆死了,像是自杀身亡的。

展昭和白玉堂赶去一看,的确是自杀,而且桌上还写了“来生”两个字。的确很多人都说孔茂考试都考出毛病来了,整天郁郁寡欢,很有可能是想不通了才自杀的。

后来公孙验了尸体,也确定是自杀死的,于是这案子也就在昨天结了。正因为这个原因,包拯暗地里找了庞煜,让他偶尔拉包延出去散散心,别总闷在家里胡思乱想。

白玉堂和展昭之前对此案件根本没有怀疑,只觉得他年纪轻轻太过轻生了……可是如今一听,又觉得死得蹊跷!是问了笔仙才写出了“来生”两个字,换句话说,如果笔仙写的是,“这次”,他岂不是非但不会死,还会很高兴?

“然后呢?”白玉堂不解地问三人,“你们找我干嘛?”

“你想啊,新婚丧偶,我不是要去好好安慰一下夫人么?”董旭厚着脸皮说。

白玉堂心里真觉无语,怎么安慰?你干脆娶了人家得了,摇头,“说重点。”

“夫人跟我说,她相公应该不是自杀,是被害死的。”

白玉堂一皱眉,“被害死?”

“是啊,我又不好说我看见了,就问她有什么根据。”董旭说着,拿出一个长条锦盒来,打开放到白玉堂跟前叫他看,就见里头有一支笔,应该是用来写草书的小楷灰鼠笔。

白玉堂拿起锦盒看了看,问,“这就是孔茂死前捧着的笔仙?”

“嗯!”董旭接着说,“夫人说,这支笔,是孔茂高价从一个疯子书生那儿买来的,据说,是那个出了名的鬼状元留下的遗物。”

“鬼状元……”白玉堂微微蹙眉,这名头他倒是听说过。两年前,那一届的殿试,有个叫岑磊的书生来考试,那一张卷子可谓是答得文采斐然,看得包大人和赵祯都啧啧称奇。最后这岑磊高中状元,却没去金殿见赵祯。

当时,赵祯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特地派人到了家中寻找。岑磊当年寄宿在开封一户人家家里,书房之中东西完好保存,但人却不见了,据说是考完试后就没回来过。之后众人又寻回他老家,问来的消息竟然是——岑磊在一年前已经死了。

这一下,朝野震动,众人都觉得活见鬼了,赵祯也下令开封府严查此事。

当时,展昭和白玉堂还特意去了趟岑磊的老家,根据包大人亲手绘制的岑磊画像问老乡,都说画像上的就是死去的岑磊。两人到了岑磊的坟头,找人开棺验尸,最诡异的是,虽然死了一年有余,棺中尸体竟然面色红润,不腐不烂。

公孙验尸后,说岑磊死于肺病,常年服用的药物之中有砒霜,还有一些能让尸体不符不烂的药。另外,肺病死的人,大多面色红润,才会有这样的怪事。

正因为如此,众人才确定,此人与包大人在考试时见过的岑磊一模一样。

据老乡们说,岑磊临死前唯一遗憾就是没有去参加考试,寒窗苦读十余载,抱负无法施展就含恨九泉。

展昭和白玉堂当时进入了他家老宅,他老母亲还保存着他身前遗物,就见书房和他在开封寄宿人家家里的摆放几乎一模一样,两人当时也有些脊背发凉。

之后,岑磊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就是当年有名的鬼状元。

白玉堂拿起那支笔仔细看,果然,就见在笔尾处,有一个很小的刻字,是一个——岑字!

“孔夫人说,孔茂在街上看到一个疯癫的书生,出口成章下笔成文,十分奇怪。那书生就跟他说,都是因为又了这只笔仙!鬼状元岑磊因为太过留恋考试,所以鬼魂附体在这只笔仙上,只要有这杆笔,就能高中状元。”董旭神神秘秘地说,“夫人说,自从这支笔买回来之后,孔茂就越发的神神叨叨了,而且有时候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感觉……像被鬼附体了。”

白玉堂看了看三人,“你们想我如何?”

“哦,孔夫人很想查明自家相公究竟是怎么死的。”董旭拍拍那支笔,对白玉堂道,“白兄不是和展昭熟识么?孔茂人都死了,如果再牵扯他买鬼笔之类的事情,有损他声誉。另外,夫人整天觉得周围有鬼,被吓得噩梦连连惶惶不可终日,所以想查清楚,但最好不要声张。”

白玉堂觉得其中倒是也有些蹊跷,再加上包大人对当年岑磊失踪一事一直耿耿于怀,不如把笔拿去给他。反正包大人日审阳夜审阴,万一那岑磊的鬼魂真在笔上,两人也能谈谈天。

于是,白玉堂就点头将笔收了。

董旭三人见白玉堂答应了,自然高兴,众人又喝了几杯,就也散了。

白玉堂揣着笔往回走,到了开封府,就见展昭他们都没在,整个开封府里都是老头子,包拯带着一大帮子老头,正在研究一大堆竹简,据说是哪个坑里刨出来的,似乎是先秦时期焚书坑儒那会儿埋下的。

白玉堂将东西给了包拯,大致讲了一下经过。

包拯听了也是疑惑不已,收下笔,让白玉堂上郊外庞太师的园子,找展昭他们就成。

白玉堂跨马赶路,想去西郊找展昭,马走在官道上,白云帆跑了一阵,忽然停在了一个小山坡前,催它也不走了,转过脸,盯着一旁小树丛里看。

白云帆是好马,极通人性,白玉堂索性翻身下马,看看它,就见它一双眼睛盯着树丛,对他打了个响鼻。

白玉堂走上山坡扒开树丛,立马愣了。

就见在小树丛里,有一个背篓。这种背篓很常见,是书生们进京赶考经常背的那种,后头一个框可以放书和行囊,前边搭起一个凉棚来,挂下半块白绸,可以挡一挡风沙和日头。

背篓原本没什么特别,只是这背篓放在地上,周围一片暗红,是血!

白玉堂伸手,轻轻掀开背篓往里一看,双眉皱起——只见背篓里,有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放下遮盖背篓的白绸,白玉堂长叹了一口气,心说自个儿是怎么了,被展昭哈了口气了还是怎么的?出个门就遇到这种事情。

无奈,他见不远处就是庞太师的农庄,于是对着天上抛了一枚联络用的响箭。

随后,白玉堂开始查看周围的情况,有一点想当奇怪,背篓除了地上一滩血之外,四周并没有血滴,可是背篓里只有人头而没有尸体,怎么做到的呢?无论是将滴血的背篓拿过来,或者当场杀了人将尸体带走……很难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啊。

正在寻找,就听到远处马蹄声响。

白玉堂抬头一看,只见展昭骑着枣多多跑过来了,隔着不远就一个纵身跃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个啃了一半的梨子。

“咳咳……”展昭刚刚一落地,嘴里还半口梨子呢,就看见个人头,不小心呛住了,连忙捶胸口。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展昭举着梨子一指白玉堂,“你说,那天去法光寺拜拜你是不是没把菩萨放在眼里?!”

白玉堂望天,见展昭怀里鼓鼓囊囊的,伸手一摸,拿出个用白布包着的梨子来。

展昭将梨子抢回来,“怎么你出个门都碰上命案啊?他们还说我不吉利,原来是你的问题。”

白玉堂从他手上将梨子又夺了过来,“我不是来找你也遇不上这事儿。”

展昭继续抢梨子,“我先来的我都没发现!”

白玉堂微微一愣,再抢过梨子,“你们刚刚走的这条路?没发现?”

展昭拽着梨子不放,“石头剪子都在呢,没理由有尸体它们发现不了啊!”

这时候,就听后头有人问话,“你这梨子不就是拿来给他的么,干嘛还拽着不放啊?总共这么几个,刚才多辛苦才留下一个来?”

展昭面上一红,回头,就见公孙摇着头走上来,赵普和身后庞煜包延也张望,看到背篓里头的人头,庞煜一缩脖子,“要不然我过几天请个道士给你们开封府驱驱邪吧?这也太晦气了。”

白玉堂退到一旁一口咬了梨子,回头对展昭微笑——果真甜!

展昭哼哼了一声,“就结了几个,西域过来的好梨子!都叫人抢光了。”

白玉堂点头接着对他笑——就你惦记我。

展昭尴尬,继续啃自己那半个。

公孙蹲下去盯着那人头端详了好一会儿,突然问众人,“怎么有一股子甜味?”

“呃……”

正当众人凑过去盯着人头看,并且也果真闻到了一股果子的甜味时……忽然,就见人头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张大了嘴学着凶悍的狗一般往前一探头,“汪汪!”

“咳咳……”白玉堂和展昭同时被梨子呛住。

赵普这辈子大概第一次受惊。

影卫门一个个也都惊了一跳。

再看紫影和小四子,都蹦了起来,一个搂住赭影一个搂住箫良,惊得都“哇”一声,闷头往怀里钻。

不过最有趣的还是公孙,这位深更半夜开棺验尸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公孙大胆,被惊得手一松,跳着脚骂娘。

同事,就见那人头哈哈大笑,嚯地站了起来……原来那是个大活人,抹了一脸的泥灰,大半截身子藏在下边的土坑里头,头上套着个背篓。他手上还拿着两个胖胖的红果儿,有暗红色汁液流出来,估计就是周围那一圈血红色,难怪有甜味呢。这人书生打扮,披头散发疯疯癫癫,笑得前仰后合——原来是装死的!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诡行天下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瘟疫医生黄泉禁忌黄泉诡道都市阴阳师重生之鬼王归来道家祖师捉鬼小道士茅山终极僵尸王阴商我当道士那些年美艳冥妻恐怖手机游戏斩鬼至尊人性禁岛(全本-全三册)山海秘藏鬼怪都市阴阳劫地府执法者鬼门关万界疯人院撞鬼就超神阎罗至尊古董局中局诡案组黄泉阴镖茅山捉鬼人
完本推荐: 美人记全文阅读穿成七零娇娇女全文阅读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全文阅读将军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帝国吃相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全文阅读我的物理系男友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他的浪漫全文阅读君有疾否全文阅读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全文阅读我可以无限升级全文阅读混沌霸天决全文阅读时教授的小仙女全文阅读末世女配甜宠日常[穿书]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回到七零年代全文阅读宠妾上位记全文阅读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全文阅读狼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阳神王位面仙踪混沌天帝诀宝贝儿女配拒绝当炮灰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宝亿万妻最佳娱乐时代退后让为师来妙手神农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重生之豪门导演超品农民快穿之二十世纪日常超级无敌战舰美漫之道门修士噬情者[快穿]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暗影统领的公主妻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重生之完美未来逆转重生1990重生无冕之王黑夜进化你,是我的命觅仙道我身上有条龙圣骨传绝望黎明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离天大圣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行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