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国色生枭 >> 第1843章 增长天王

第1843章 增长天王

“巧合?”

迦楼罗看向叉博,叉博依旧盘膝坐在地上,双手合十,不动如山,罗多却已经沉声道:“有话尽管说来,不必婆婆妈妈。”

迦楼罗这才道:“当年我们一行人抵达中土之后,分成五路人马,乔装打扮,在秦国各处找寻圣王他们的踪迹。我们当时猜测,虽然秦国山河万里,幅员辽阔,但是圣王最有可能去的地方,便是秦国的京都。”

罗多颔首道:“如果是我,也会往京都找寻。”

“所以广目天王和增长天王带着一部分人,从西北入关之后,便准备往京城而去,我也是跟随在增长天王身边,一同前往。”

罗多淡淡道:“你们迦楼罗部隶属于增长部,你跟在他身边,自然是理所当然。”又道:“当年东来共有七十三人,八部众之中,便有你三人前往京城,想来你们对京城是要花大力气。”

“正是。”迦楼罗道:“毕竟是秦国的国都,我们对秦国所知甚少,但是却知道秦国的神衣卫十分了得,前往京城这一路人马,自然是实力最强的一路,以免遇到麻烦,难以应对。”

罗多微微颔首,并不说话。

楚欢此时却是寻思着,当年叉博一行人前来中原,一共七十三人,却不知道毗沙门是否也在其中?那毗沙门如今已经贵为西梁国师,在西梁颇有权势,却不知毗沙门当年是先到了秦国,然后分成一路人马去了西梁,还是毗沙门从没有抵达中原?

他心中寻思,却还是仔细聆听,只听得迦楼罗继续道:“我们前往京城,途径云山,便在那时,迦诺迦伐蹉却忽然病重起来......!”

“迦诺迦伐蹉?”楚欢一怔,只觉得这名字十分绕口,只是他知道了罗多和叉博真名之后,晓得心宗弟子的名字本就十分古怪。

罗多知道楚欢不明白,解释道:“迦诺迦伐蹉尊者乃是心宗十六罗汉之一,便是中原人说的欢喜罗汉。”

“原来如此。”楚欢明白过来,正想问那迦诺迦伐蹉难道就是刘聚光,但心下一想,便知道绝不可能,那迦诺迦伐蹉是跟随心宗大队自西而来,抵达秦国不久,按照自己调查所得,当时刘聚光应该还在京城,不过即将致仕而已。

迦楼罗叹道:“我们一路西来,道路之上十分艰苦,迦诺迦伐蹉年事已高,而且离开故土之时,身体就已经不好,再经过这一场远行,身体便再也支撑不住。”

罗多叹道:“当年你们出发之时,我便瞧出他身体不好,再三劝阻,可是他却一心想要随你们找回圣王,哎,他再三恳求,我于心不忍,这才放他离开,现在看来,如果当时我咬牙坚持,他也.....!”摇了摇头,脸上显出自责之色。

叉博一直没吭声,此时终于道:“怨不得你,当年佛殿会议之后,圣王东来,自此他便一直心存愧疚,如果你坚持不让他前来,恐怕他心中抑郁,也不会撑太久。”

楚欢心下奇怪,暗想叉博所说的佛殿会议又是什么意思,为何圣王在会议之后东来,迦诺迦伐蹉便即心存愧疚?

罗多神色变得黯然起来,随即抬头,问道:“后来如何?”

“迦诺迦伐蹉无法再走,只能留下来,我们派了一名金刚照顾他,依旧继续前往京城。”迦楼罗缓缓道:“等到我们在京城落脚,过了数月,我才跟随广目天王赶到云山找寻他们,到了那里,才知道迦诺迦伐蹉已经圆寂.....!”

楚欢倒是清楚,心宗除了八部众之外,其下还有十六罗汉,而十六罗汉之下,尚有金刚。

叉博此时唱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罗多眼角微微抽动,迦楼罗继续道:“事后我们才知道,离开之后,他的病情一日重过一日,可是我们留给他们的银钱早已经用完,金刚只能每日在云山府城化缘为生。只是秦国崇道抑佛,施舍斋饭之人并不多,倒是有一大户人家,每次前往化缘,倒是十分慷慨。”

“哦?”罗多皱眉道:“你说的那大户人家,可就是刘聚光?”

迦楼罗点头道:“正是如此。刘聚光的母亲十分长寿,而且信佛,她特意对下人交待,如果有佛徒上门化缘,定要施舍。”

罗多道:“原来如此。”

“只是没过多久,刘聚光的母亲便即故去,迦诺迦伐蹉知道此事之后,虽然病重,但是感念老人向佛之心,坚持要去为老人诵经超度。”

罗多点头道:“缘该如此。”

“而刘聚光也因老母故去,赶回了云山府,恰好与迦诺迦伐蹉他们遇上,金刚告诉我们,那刘聚光似乎也信奉佛门,竟是拉着迦诺迦伐蹉为他讲佛,而且看出迦诺迦伐蹉身患重病,便坚持留他在府中,请人为他瞧病。”迦楼罗缓缓道:“只是生死无常,迦诺迦伐蹉终究还是圆寂,刘聚光却是十分慷慨,让人将迦诺迦伐蹉火化之后,将其骨灰送到了佛塔之中。”

罗多和叉博同时合十,齐声唱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楚欢心下却是冷笑,暗想刘聚光心术不正,所谓信佛,只怕是故作姿态而已。

“我们到了云山之后,知道此事,天王便派我前往刘府,以示感谢。”迦楼罗王道:“见到刘聚光,此人倒是十分客气,此后便提到了迦诺迦伐蹉的遗物......便是那枚欢喜玉牌,他再三询问,为何一个出家人的身上,会有那样的玉牌.....而且还说发现了迦诺迦伐蹉身上的佛印,询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罗多皱眉道:“你都告诉了他?”

迦楼罗摇头道:“自然没有,我以言辞含糊过去,他倒也没有纠缠。此后我们返回京城,刘聚光本就要致仕回乡,虽然时间尚未到,但因为母亲亡故,便只能提前致仕,所以他返回京城,要将手头上的事务交托下去。”犹豫了片刻,终于道:“此事我们回京与增长天王回合后,自然要禀报于他,而增长天王知道此事之后,一开始并没有说什么,不过在刘聚光离京之前,忽然吩咐我找寻刘聚光,要办一件事情.....!”

罗多身体前倾,冷声问道:“增长天王吩咐你去找刘聚光?”瞥了叉博一眼,问道:“广目天王可知情?”

迦楼罗摇头苦笑道:“增长天王嘱咐过,此事不必让广目天王知晓。”

罗多双目冷厉,问道:“他让你找寻刘聚光做什么?”

迦楼罗犹豫了一下,终于道:“我们当初来到中土,并无携带太多黄白之物,可是要在秦国找寻圣王下落,没有银钱,却又万万不成。”

“原来你们是看上了刘聚光的银子。”罗多和楚欢一瞬间都明白过来。

迦楼罗点头道:“增长天王确实是这个心思,我们当时在京城四处找寻,可是如果没有银钱,就只能化缘,虽然那时候瀛元还没有崇迷修道,却早已经开始排挤佛门,京城难见佛徒行踪。我们在京城,也都是乔装打扮,小心翼翼,以免被神衣卫发现踪迹,可是如果化缘,显示了佛徒的身份,很有可能就要被神衣卫盯上。”

楚欢心中忍不住想,又不是只有和尚才能化缘,叫花子也可以乞讨,不过心里却也明白,这些心宗佛徒,在心宗地位都是不低,佛门虽说众生平等,但是让他们扮成叫花子乞讨,想必这群佛徒实在无非接受。

这些心宗佛徒虽然不乏顶尖高手,但是显然那时候也不敢破戒偷抢银钱,更何况当时身处京城,如果当真在京城偷抢,说不定便要被神衣卫盯上。

迦楼罗的话语之中,可以猜出心宗佛徒刚开始到达秦国的时候,便已经打探出秦国拥有神衣卫这样一支暗黑势力,而他们在对秦国所知不多的情况下,显然对神衣卫也是十分的忌惮。

不过楚欢却也从中听出,虽然心宗大批弟子东来寻找圣王,但是他们一开始的境况显然不是很好,增长天王竟然为了银钱将主意打到刘聚光的身上,可见当时心宗这干人确实是囊中羞涩。

迦楼罗说得倒也不错,没有银钱来源,在秦国连生存下去都困难,想要在幅员辽阔的中原大地找寻圣王也只能是痴心妄想了。

罗多脸色有些难看,他显然也已经猜到心宗弟子初来中原时的处境,沉默一阵,终是道:“你找上刘聚光,他是秦国的官员,又如何肯为你们拿出银子来?”

“长生不老!”迦楼罗冷笑道:“秦国的官员作威作福,他们不用付出太多,就可以获得太多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拥有权势和金钱,这些让他们充满了无穷尽的欲望,而他们内心深处,只希望这样的荣华富贵能够永远留存下去,所以他们内心都希望自己永生不死.....!”

楚欢心中叹息,知道迦楼罗这是一语中的,点中了人性的要害,道:“刘聚光当然希望长生不死,所以你们利用他心通,让他产生幻觉,你们既然想要将刘聚光收为己用,对付这样狡猾的人物,自然也要透漏一些可以取得他信任的信息。”

“楚王就是楚王。”迦楼罗淡淡道:“你说的不错,我们确实告诉他,我们是大心宗的佛徒,但是却并没有告诉他,我们是来自西域。”

其实这也是楚欢心中一个疑团,问道:“你们既然来自西域,为何.....为何相貌却与中原人如此相似?”

实际上迦楼罗乍一看上去,还真与中原人没有什么差别,罗多虽然有异域人的风貌,但却也是六分像中原人。

他一直很奇怪,西域与中原相距极远,他也见过西域人,就像安邑的鬼方后裔,轮廓眉眼依然有很深的异邦印迹,但是自己所见到的心宗诸人,却大部分形似中原人。

“楚兄弟,此时回头再说。”罗多转过脸来,摇头道:“总会让你知晓。”向迦楼罗道:“你继续说。”

“我们只说佛法被排挤,我们想要振兴佛法,希望他能够相助。”迦楼罗缓缓道:“他一开始对此自然不会在意,似乎只是当做听故事一般,还笑说当初心中敬佛,迦诺迦伐蹉便到了他府上,他还以为是与佛有缘,却原来是我们早有安排。”

罗多冷哼一声,迦楼罗继续道:“我便说我们确实觉得他与佛有缘,既然他信佛,就该相助我们振兴佛法。只是那时候他却显然对此毫无兴趣,还说自己都已经是要致仕之人,根本没有能力帮助我们,于是我施展了他心通,让他相信死而复活,人可以长生不老。”

“他心通乃是我心宗武学经典,却被你们用来装神弄鬼......!”罗多眼中显出恼怒之色,“他心通乃是增长一部的独门绝学,却能够将之传授给你,看来增长天王还真是十分慷慨。”

“迦楼罗承蒙增长天王传授武学,感激不尽,但却只是学到皮毛而已。”

“那是自然。”罗多淡淡道:“他若将他心通的心法全都传授给你,增长一部此后还如何统御你迦楼罗部?”

迦楼罗皱起眉头,罗多道:“你继续说。”

“是!”迦楼罗双手合十,向罗多行了一礼,才道:“刘聚光自此便真的以为人可以死而复生,甚至可以长生不死,他当下便即跪倒,要投入我心宗门下,而且呈上了数锭黄金.....!”听到罗多又是一声冷哼,迦楼罗却没有停顿,“.....我当时并没有答应,回去之后,请示了增长天王,增长天王考虑之后,告诉我可以收下刘聚光,甚至可以将欢喜罗汉之名由他继承,用以收买他,让刘聚光自以为我们心宗当真接纳了他。”

罗多双拳握起,冷笑道:“毗留博叉,他做的这一切,难道你一无所知?心宗戒律森严,刘聚光那样的人物,不但可以进入心宗,而且还能继承迦诺迦伐蹉之名,你就眼看着放任不顾?”

叉博却是双手合十,低声诵经,楚欢也不知道他颂的什么经文。

“天王息怒,此事确实与广目天王并无干系,都是我们隐瞒广目天王所为。”迦楼罗立刻道:“此事知道许久之后,才让广目天王知晓。”

“迦楼罗,你们迦楼罗部隶属于增长一部,确实受他管束,可是迦楼罗部同样也有监督增长一部的职责,他们若是有位佛规,你依然可以反对,这一点难道你忘记了?”罗多厉声道:“你明知这已经触犯佛规,为何没有阻止,反而与他同流合污?”

迦楼罗却是凝视着罗多,微一沉吟,终于道:“因为我认为,增长天王当时那样做,虽然触犯佛规,却是大局为重,增长天王当时不将此事告诉其他人,便是想要一力承担一切罪业,不想牵累其他人,我能与他一同承担这份罪业,心甘情愿。”

喜欢国色生枭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国色生枭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 国色生枭全文阅读 - 国色生枭txt下载 - 沙漠的全部小说 - 国色生枭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大唐第一狠人三国之大秦复辟蜀汉之庄稼汉万历驾到民国之文豪崛起赘婿民国之铁血荣耀活在唐朝墨唐三国之群雄逐鹿清末之崛起大唐第一闲王我的东北军极品小太监高太尉新传超级兵王闲臣风流我的天启生涯之晚明中兴铁血狼骑军唐朝好驸马三国有个公孙恭大唐第一少抢救大明朝超神妖孽兵王寒门崛起北宋大丈夫
完本推荐: 小蜜娘全文阅读我的世界只有他全文阅读逆武丹尊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我给前夫当继母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全文阅读我的秘书会捉鬼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全文阅读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穿成菟丝花女主的姐姐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全文阅读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全文阅读完美皇太后全文阅读画堂春深全文阅读异能狂徒在校园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都市武圣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做饲养员竟然红了天道制霸计划重生世子爷长生三千年[综]女装大佬生存手册跑酷巨星重返王侯家(重生)九龙圣祖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头狼混元道纪[海贼王]现在是魔法时刻施恩记妖龙古帝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绝境长城上的王者重生五零巧媳妇极品妖孽至尊九龙拉棺我的亲妈是白富美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我在末世捡空投盗墓之祭品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魔法种族大穿越总裁爹地宠上天天神学院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国色生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国色生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国色生枭txt下载手机版 - 沙漠的全部小说 - 国色生枭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