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龙骨焚箱 >> 【04】

孟千姿把片刀撂回碟子里:“谁干的?有线索吗?”

孟劲松不知道该怎么说:韦彪中了蜂子,没一两个小时绝对起不来,凶手显然不是他,众人冲进来的时候,他还粽子样被捆在檐下呢,没作案时间;况美盈吓得几乎瘫了,而且她一个瘦弱女子,想把刘盛放倒纯属痴人说梦;江炼又一直跟走火入魔似的,被踹翻都没还手之力,说是他杀的人,似乎也有点牵强……

难不成当时楼里,还有第四个人?

“况美盈被浇了两盆凉水,醒过来了,但好像吓傻了,问什么都躲,要么就哭,一个女人,又不好上拳脚硬逼……”

孟千姿沉吟:“应该不是她,她身上没功夫,想一招放倒刘盛,至少得有江炼那样的身手。”

柳冠国憋红了脸,似乎想说什么,又忍住了,孟千姿看在眼里,先不去管他:“那江炼呢?”

“打也打了,水也浇了,还是半睡半醒的,邱栋还在想办法——想知道刘盛出了什么事,至少得问过这两个,才好下初步结论。”

也对,这种时候,最忌轻率臆断,欲速则不达,越着急,就越要稳。

孟千姿这才去看柳冠国:“你刚想说什么?”

柳冠国激动得很:“孟小姐,你别被这几个人给骗过去了,保不齐都是装的,那个江炼杀了人,装着魇住了叫不醒,那女人和他一伙的,合伙演戏,装着被吓傻了,就是想让我们觉得他们跟这事没关系。”

孟千姿不置可否:“如果是他们杀的人,为什么不趁我们没发觉的时候逃跑呢,反而大嚷大叫的把我们都招过来?”

柳冠国恨恨:“外头设了哨,跑得脱么?那个韦彪被我们放倒在下头,他们不想丢弃同伴呗,再说了,不能跑,跑了是自认心虚,等于公开和山鬼为敌……索性走一步险棋,只要能把我们糊弄过去,就绝了后患了。”

孟千姿不语。

倒也不是没可能,一个死活叫不醒,一个又是惊叫又是晕倒,戏都很足,兴许真是演给她看的。

辛辞在边上听得脊背阵阵发凉:我靠还能这么玩儿?这世界也忒复杂了。

正沉默间,手机的消息声突兀响起,孟劲松点开查看。

发消息的是邱栋,其实楼上楼下的,完全可以上来通报,但他一个人看守三个,谨慎起见,不敢擅离。

孟劲松把手机递到孟千姿面前。

——孟助理,江炼醒了,他说有误会,想见我们这儿最大的头,把话说清楚。

是得说清楚。

孟千姿想了想,吩咐孟劲松:“你去,把柳冠国的话讲给他听,他要是能自辩,我就给他讲话的机会。要是不能……”

要是不能,那就一直关着,宁可错抓,也不错纵。

***

孟劲松去得挺久的,这让她有充足的时间翻看那些画纸。

每张纸上都有日期,孟劲松已经按时间顺序排好了:前期的画较粗糙,人物和景也出现得零散和碎片化,后期好一些,有完整的图幅。

几张连缀起来,跟之前设想的差不多,应该是一个走货的驮队被土匪给抢了,驮队中有家眷随行,也遭了毒手。

辛辞凑过来看,不住唏嘘,毕竟他昨晚和这女人有一面之缘,一回生二回熟,算得上有交情了:“这是在寻仇吧?找寻八-九十年前凶案的真相?要我说算了,都这么多年了,仇人早死了,何必这么执着……”

正说着,外头传来杂沓的脚步声。

辛辞精神一振。

来了。

***

江炼真是被打得不轻,脸颊肿起,嘴角也裂了,反绑着手一身水湿,被邱栋和柳冠国一左一右地挟进来,按坐在桌前的凳子上。

孟劲松先过来,凑到孟千姿耳边:“他说东西是他拿的,没当回事,就随手放在桌上。”

孟千姿眼皮都没抬:“那桌上有吗?”

当然没有。

孟劲松站到她身后,不再言语,邱栋和柳冠国不便在场,很快带上门出去。

孟千姿留意看江炼。

之前看的是个半死的,现在是个睁眼的,眼主精气神,自然大不相同。

他被打被缚,生死都不好说,却没什么惧怕之意,许是伤处作祟,嘴里痛嘘着,还有心情把屋里左右打量一通,末了,目光落到孟千姿身上。

看了她一会,居然笑了,说:“是你啊。”

又说:“你那眼睛不该捂着,那样不透气,摘下来会好得快点。”

孟劲松觉得这小子要吃亏:她那眼睛怎么伤的,你心里没数吗?还敢拿这个开涮,孟千姿虽然偶尔会揶揄别人,但绝不喜欢别人揶揄自己,尤其是让自己吃过亏的人。

果然,孟千姿说:“是吗?”

她拈起那把小片刀,指间摩挲了一回,一刀向着江炼眉心甩了过去。

这一下太过突然,辛辞“啊呀”一声叫了出来,江炼也变了色,好在反应快,一个急偏头,刀子擦着他耳际飞过去,直插在正对面的板壁上,刀尾兀自颤颤而动。

江炼不笑了。

孟千姿说:“现在能好好讲话了吗?”

江炼沉默了几秒,又笑了,很爽快地点头:“能。”

“那说。”

“我得从头讲起,怕你没耐心。”

孟千姿身子后倚:“我有的是耐心,我还可以让人把晚饭、夜宵、明天的早饭都备上,只要你有那么多话说。”

江炼想说“那倒不必,我说话没那么啰嗦”,待看到孟千姿面沉如水,又联想到那把小片刀,觉得自己还是老实点好。

“昨晚是个误会,我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来头,我原本是在那下饵,钓提灯画子……”

他把山蜃楼叫提灯画子。

孟千姿打断他:“你跟走脚的是什么关系?”

江炼目光微动,脸色如常:“走脚的?赶尸的吗?没关系,听说过不少,但从没亲眼见过。”

“那钓提灯画子,是谁教你的?”

江炼犹豫了一下,不过也知道落在人家手上、不撂点实话没法取信于人:“我干爷。”

“他叫什么名字?”

“况同胜。”

况同胜,跟况美盈同姓,看来是况美盈的血亲。

孟千姿总觉得这名字怪耳熟的,她转头看孟劲松:“况同胜这个名字,我怎么感觉就这一两天,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孟劲松真不愧长了个大秘的脑子,擅记各类大小事,只略一思忖就有了答案:“是娄洪提到过,他们门里,有一派姓黄的,那人叫黄同胜,跟这个况同胜同名不同姓。”

想起来了,说是四几年,黄同胜接了活走脚,在长沙附近撞上日本鬼子,被一梭子枪扫死了,尸体都烂在外头没人收。

有意思,居然同名。

孟千姿不大相信巧合这种事:“你这位干爷多大了?”

“一百零六岁。”

四几年,黄同胜应该正值壮年,要是真活到现在,确实也是百多岁的人瑞了。

孟千姿心里有七八分准了:黄同胜当年应该是遇袭受伤,但没死,借讹传的死讯上岸了。

做走脚这行的,其实很忌讳别人知道自己的职业,试想想,邻居知道你是赶死人的,还能跟你和睦为邻吗?

赶尸匠多是因穷入行,而且做这行要保童子身,不能娶妻生子,中国人对“无后”这种事还是挺在意的,所以绝大多数走脚的攒了点本之后,都会思谋着上岸,过正常人的日子。

而为了和过去切绝,他们往往会隐姓埋名、搬到异地居住,继而娶妻生子,很多人终其余生对走脚的经历绝口不提,连亲生儿子,都不知道自己老子过去是干什么的。

想不到阴差阳错,倒是把黄同胜这桩远年公案给解了。

“那你钓提灯画子,是为了什么?”

江炼耸了耸肩:“这就是私事了,跟你们的事也没关系。”

一桩归一桩,孟千姿倒也确实没兴趣去探他人秘密,当下也不勉强,示意他继续。

“本来钓完了,雨也快停了,正准备走,你们来了。我觉得挺奇怪的,就听了会墙角。”

野外那种地方,没法挨得太近,江炼听得云里雾中,全程也没闹清楚这三个人什么来头,但有一点是明确的:这几个人把提灯画子叫“山蜃楼”,说什么楼起于珠,有蜃楼必有蜃珠,要把珠子给钓走。

这么一来,就跟他大有干系了:他钓这提灯画子,是为了查一件重要的事,事情都还没什么进展,这帮人就要把蜃珠钓走,这让他接下来怎么玩?

他说得干脆:“我不知道什么叫蜃珠,也不知道这东西是有还是没有——但宁可信其有吧,我就等在边上看,盼着你能失手,你要是钓不到,那也就没事了。”

辛辞暗暗咂舌:千姿昨晚,那可是几次三番地失手啊。

他脑补了一下她每次失手、躲在暗处的江炼就呱唧鼓掌叫好的画面,觉得这人是有点欠收拾。

“谁知道偏偏就钓到了,我一时间没想好该怎么办,只好先偷偷跟着你们,预备找机会再拿回来——其实也不是拿回来,我只是想把蜃珠放回原处。也是运气,你们中有一个,被我挂的饵吓到了……”

说到这儿,他朝着辛辞一笑:“是你吧?”

辛辞脸颊发烫,想起脑后挨的那一下,又止不住恼火,觉得这人笑得极其可憎。

“接下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在坡下头把他打晕了,原本想偷梁换柱,趁你们不提防的时候夺了蜃珠就跑,谁知道刚近身就被叫破了……”

他看向孟千姿:“你出招那么狠,我没说话的机会,既不想挨打,就只能跟你打了。”

其实说话的机会还是有的,又不是没长嘴,打斗时,他完全可以嚷嚷“这是误会”,不过他既已先挨了一抽,就懒得去费这个事了,而且他也并不觉得这些人是能讲理的,既然打起来了,那就打吧,谁怕谁啊。

万万没想到,只是一个女的,就把他给拖住了。

“你们人多,再打下去对我不利,我急着脱身,只好用了狼喷,我身上只带了那个,本来是怕夜里进山遇到野兽,防身用的。”

孟劲松冷笑:“怕进山遇到野兽,带枪带刀更合适吧,只带狼喷?”

江炼看了他一眼:“人家野兽没招你,是你进它的地头,带枪带刀,难免见血要命,多大仇啊?狼喷相对温和,一喷了事,能把它赶跑不就行了吗?就算用到人身上……”

他转向孟千姿:“……肿个几天也就好了,这口气好消,不会结下死梁子。当然了,也幸亏我跑得快,要是被枪撂倒,打死打残了,梁子就不好解了。”

孟劲松一窘:当时情况未明,下手确实应该留有余地,老话也说“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就像孟千姿那眼珠子,要是真废了,那可就是势必追究到底的血仇了,谁还管你是不是误会?自己情急之下放枪,是有点鲁莽了,江炼如果借此做文章,他还真无话可说。

但江炼点到为止,一带即过,并不揪着这一点不放,他欠了欠身,又向孟千姿展示自己被打的惨状:“而且,你当时也打得我不轻,今天又全方位打了一回……就这一段来说,是不是可以两清了?”

孟千姿拖了几秒才点头:“这一段,就算它两清。”

江炼吁了口气,知道就严重程度而言,“这一段”只是前菜,“下一段”能不能说服她,才是关键。

不过没关系,能清一段是一段。

他斟酌了一下,还是按时间顺序走:“这位孟先生一直追问我链子的事,你的链子系在玻璃罐边上,我当时没留神,一并拽过来了,后来罐子被你打碎,你的同伴又在后头放枪,我只顾着逃跑,精神紧张,压根没注意到手里还有链子,反应过来的时候……总不能跑回去还给你。”

孟千姿嗯了一声,表示这说法可以接受。

“但我也猜到了你肯定不是一般人,湘西能人多,我怕自己惹了不该惹的势力,看到链子上的符样之后,觉得多少是个线索,就托老嘎帮我问问。”

“就不怕把人问上门来?”

“是有这担心,但转念一想,我不至于这么点背吧——也就是一个符样,说不定随处可见,老嘎正好打听到你那儿,你又刚好认出来、继而找上门,这几率该多低啊。”

他面上掠过一丝惆怅。

可能是惆怅自己运气确实不好。

※※※※※※※※※※※※※※※※※※※※

明天入V。

为了庆祝入V,本该休息一天,但是为了展现我的勤奋,我决定一更。

喜欢龙骨焚箱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龙骨焚箱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龙骨焚箱最新章节 - 龙骨焚箱全文阅读 - 龙骨焚箱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龙骨焚箱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蛇王缠身:老婆,生个蛋首席妙探独宠妻末世自强女配吻安,法医娇妻侦情档案三线轮回狐情未了,狐仙老婆求放过反套路逃生游戏疾控档案帝国婚约:鬼王BOSS的甜妻恭喜您成功逃生阴阳杂货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我的姥姥是半仙致命圆桌阴婚不散:财阀老公是只鬼末世随身小空间末世之精灵游记冥婚厚爱末日轮回[快穿]尸魂落魄植物大军逛末世小心,他能通灵特殊案件调查组不可思议怀孕事件鬼要我嫁给你
完本推荐: 大猫总裁的婚后日常全文阅读高门庶女全文阅读一世盛欢:爆宠纨绔妃全文阅读末世大回炉全文阅读迦南之心全文阅读医后倾天全文阅读宠妾上位记全文阅读农女的秀色田园全文阅读姑娘请自重全文阅读妻华全文阅读我的秘书会捉鬼全文阅读异能狂徒在校园全文阅读后娘[穿越]全文阅读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全文阅读绝世天才系统全文阅读红楼之风华绝黛全文阅读她每天都在撩我全文阅读医妃倾城:残王不服来战全文阅读诡行天下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末世诸天降临全世界都知道我暗恋她位面复制大师攻略那个起点男主!绝天武帝网游之骷髅也疯狂重生之日本投资家乡村美女图总裁大人,太生猛!八零炮灰大翻身天下剑宗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声色撩人[娱乐圈]萌妻初长成:首席大叔,安分点重生八零校花军嫂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重生日本当神官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箭魔剑中影全球高武重生俏佳媳爱慕不虚荣一顾芳华春妆刀碎星河幸运合伙人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我的师父是神仙

龙骨焚箱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骨焚箱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骨焚箱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龙骨焚箱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