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 >> 第 157 章

距离中毒已经过去半月有余。

第一批中毒的人手中的红线已经少了一半, 怀州百姓们的脸上也满是郁色, 连精神气都萎靡了不少,可偏偏他们努力调查,却依旧找不出线索,更找不到那个下毒的人究竟是谁。

过去了半月, 所有的百姓都自暴自弃了。

城中封了两口井, 裴慎当然也不能坐之不理,见百姓们迟迟找不出下毒的人是谁,而京城那边也一直没有消息,城门外还有外敌虎视眈眈,他暂且将手中事务放下, 也去调查关于井水被下毒的事情。

怀州的百姓们已经找到了不少的线索, 却迟迟无法定下目标,哪怕是知道他们其中出了内鬼, 可周遭都是熟人, 任谁想破脑袋, 也无法把相熟的人往坏处想。可裴慎就不一样了, 他与怀州的百姓不相熟, 不管是中了毒的人, 还是没中毒的人,在他的眼中都是怀州的百姓,他都一视同仁, 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着嫌疑。

与大理寺卿樊大人共事的时候, 裴慎在他的身上学到了不少查案的手段与技巧, 只是先前还不等他施展多少,就被陷害入了大牢,这会儿倒是来了机会。

靠着怀州百姓们收集起来的线索,裴慎与衙门里的官差抓紧时间调查之下,终于找到了那个在井中下毒的凶手。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那个人竟然是第一批中了毒的人。他手臂上的红线已经消失了大半,裴慎派人闯进院子里去抓他的时候,其他的怀州百姓还都拦着。

那些人愤怒道:“你别以为找不到下毒的凶手是谁,就可以胡乱抓一个人定罪了!”

裴慎负手站在远门之外,巍然不动:“是或者不是,你不如亲自去问问他,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众人便纷纷朝着被抓的那人看去。

屋主站在原地,面对所有人的惊讶与怀疑,却是捏紧了拳头,而后……垂下了头。

他一言不发,分明就是要认了这件事情。

见他这种反应,怀州的百姓们最为伤心不过。此人也是怀州当地土生土长的人,平日里为人憨厚老实,若是谁家有了难,他还抢着来干活,与周遭邻里朋友的关系都很好,甚至是在中毒之后,也率先振作起来,安慰其他人,也正是因为这样,得知此人是凶手时,怀州的百姓们也更加不敢置信。

“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个壮汉拨开人群,一把揪起了他的衣领,眼睛因为愤怒人变得赤红,手背更是青筋鼓起,看着就吓人的很,可这人却不为所动。“我们怀州是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要这样害我们?!亏我平时还把你当好人,原来你早就做了通敌叛国的小人!我呸!”

那人任由他骂着,半句也不反驳。

他平日里待人和善,与其他人的关系都好,这会儿裴慎都指出来了,这人也不否认,可却仍旧有人不敢相信:“是不是弄错了,他怎么会是下毒的人?他明明也和我们一样中毒了。”

“他要是下毒的人,手上肯定也有解药,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其他人神色愤愤:“反而是我们,因为他也中毒了,我们调查的时候,也没有人怀疑到他身上,就这样被他骗了过去。”

“是啊,要不是裴、裴大人,我们连自己被谁害死了都不知道!”

“交出解药!”

“对,快把解药交出来!”

一直沉默着的下毒者才终于开口:“没有解药。”

“什么?”

“我也没有解药。”他说:“让我下毒的人,并没有给我解药,我和你们一样中了毒,一样只能等死。”

“你……”

拎着他衣领的壮汉重重地给他一拳;“这难道不就是你的缘故,要不是你给我们下毒,我们怎么会中毒,没有解药?那就把你背后的人是谁说出来,我还怕找不到解药吗?!”

下毒的人脸上挨了一拳,可他又闭上了嘴巴,再也没有说一个字。

非但是壮汉生气,怀州的其他人也同样生气,他们原先对这人有多信任,这会儿就因为被背叛有多生气。更别说,找不到解药,中毒了的人也就没剩下几天的性命,对于夺自己性命的人,他们如何能有好脸色?很快就有其他人围了上来,对着下毒者拳打脚踢。

裴慎命人去屋子里搜,果然搜出了同样的毒|药来,剩下的剂量还不少,说不定若是没有被发现的话,城中剩下的几口井也会遭殃。

“把人带走。”裴慎道:“别打死了,本官还要带回衙门好好审问。”

怀州百姓问:“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

“现在你们倒是不护着人了,当初可是你们信誓旦旦的说,是我与靖王下了毒,要害死你们。”裴慎扯了扯嘴角,道;“把人带回去,问出他背后的主子是谁,至于解药,若是能找得到,我当然也会给你们。”

怀州百姓这才不情愿地让开,让官差把人抓走。

“等等!”屋子里冲出来一名妇人,见到她之后,原本任打任踢毫无反抗的下毒者忽然剧烈挣扎了起来,冲着妇人厉声道:“你出来干什么,你回屋子里去!”

裴慎眼睛微眯,朝着妇人看了过去。

下毒者这会儿却慌了,也不管官差还抓着自己,屈膝试图跪下,想要向裴慎求饶:“知府大人,这事情是我一个人干的,和我娘子没有关系,你要抓就抓我,千万别动她。”

裴慎挑了挑眉。

如今天气炎热,所有人穿的都单薄,普通人家更没多少讲究,妇人手臂的袖子挽起,两条手臂上却没有中毒了的红线。

每一户有中毒了的人家里,也不是所有人都中了毒,喝水有个先后,有人喝了一口,察觉出水中不对劲,便会制止家人的动作,像这户人家这样,家中只有一个人中毒,其他人都好端端的也不少。

裴慎侧过头问身旁的其他怀州人:“他们是怎么回事?”

被问到的人也是怔了怔,才忽然想起来什么:“他夫人不是我们这儿的人,是前几年,从外面来的,听说是从中原来的,家中所有人都死光了,所以才安心待在这儿,平日里为人温和,好像也没什么坏的……”

“中原来的?”裴慎哼了一声,他眼睛尖,平日里又常看甄好打扮涂抹脂粉,这会儿一眼便看出了一些不同:“我看是外族人吧。”

“怎么会?”其他人惊讶:“她与那些外族人,没有半点像的地方。”

那些外族人个个身材高大,长相也与他们差很多,若是有外族人出现在这儿,他们一眼就能认出来。怀州地处边境,也有不少外族人生活在这里,可在打仗之后,这些人的处境就不怎么好了,尤其是井水被人下毒以后,这些外族人很是受排挤。当然,被排挤的人之中可不包括眼前这位妇人。

妇人理了理衣裙,到裴慎面前时,深深作揖行了个礼,才对裴慎道:“裴大人,此事与我相公无关,下毒的人是我,这毒药也是我拿来的,求您把他放了,把我抓走吧。”

下毒者挣扎地更加厉害,慌乱地朝着裴慎求情,试图让他相信所有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干的。裴慎看了他们一眼,便道:“把人都带回去。”

妇人不作反抗。

等官差把两人都押回了官府,裴慎才亲自去审问两人。

“如今都到这种地步了,从你们家中找出了毒|药,先前也是你们亲口承认,这会儿你们想反悔也来不及了。”裴慎说:“与其要反悔,不如这会儿好好说说,究竟是谁在井水里下了毒,你们背后的主子是谁,解药在哪里,都把事情给我一一说出来。要不然……”

他看了身旁狱卒一眼,狱卒了然地端来了一盆被烧的通红的炭。

两人顿时脸色煞白。

“我说,我说。”下毒者连忙道:“大人,小人说的句句都是真话,毒当真是我下的,与我夫人没有什么关系,你要罚,罚我一个人就好,千万不要罚她,她身子骨弱,受不住这些。”

那被烧得通红的木炭要是贴到人身上,不得把人疼的个皮开肉绽!

妇人镇定地要:“那包毒药是我拿回来,我给他的。”

“你!”她的夫君险些气疯了:“你别说话!”

“说啊,怎么就不能说?”裴慎道:“你就别开口了,让你夫人说给本官听听。”

旁边狱卒上前,下毒者这才不敢再开口。

妇人面色镇定,这会儿开口时也不见慌乱。

原来她并非是什么中原人,之所以长的不像是外族人,是因为她是外族人与一名怀州女人生下的孩子,模样更像自己的生母一些,平日里又用脂粉特地修饰了自己的相貌,才一直没有让人发现什么不对劲。她的生父是外族一名地位不算低的高官,这次在怀州下毒,就是她得了父亲的指令。

甚至是她来怀州,也并非是走投无路,而是被外族人派来的。外族的先王在世时,就在京城安插了自己的人手,他们对中原觊觎已久,而她就是被放过来的一枚棋子,等着时机成熟——比如如今在打仗时,得了毒药,给怀州的百姓下毒。

若是城中的百姓都死光了,那怀州城空了,自然就好打多了。

可偏偏,怀州的百姓,还有她的丈夫,都是真心实意地对她好,日子一长,她也是真心喜欢上了自己的夫君,还与他一块儿生儿育女,刚拿到毒药时,难免有些犹豫,也是迟疑了好一阵子,可最后还是下了手。但就在她下手之前,被她的丈夫发现了。

她的丈夫是怀州土生土长的人,对怀州的感情自然也不一般,在事情败露时,她原本以为自己会被揭发,可谁知道,丈夫沉默了很久之后,提出来要他来动手。

然后他就真的在井水里面下了毒。

因着他就是怀州的人,根本没有人会怀疑他,为了消除大家的怀疑,他还自己喝下了井水,也中了那个毒。

妇人平静无波地说:“我也没有解药。”

“你没有?”

“我父亲给我这个毒|药的时候,并没有给我解药。”她说:“他根本没想要怀州的人活命,当然也不愿意给我解药。”

裴慎皱起眉头:“那你呢?你就不怕中毒吗?”

“他也没有想要我活命。”夫人冷静地说;“我最开始来的时候,就没做好会活着回去的准备。”

可到现在,她却后悔了。

如今中毒的人不是她,是她的夫君,她的夫君是因为她才中了毒,而她的父亲,却并不关心她的死活,只把她看做一个工具。可现在,不管找不找得到解药,她的夫君都注定难逃一死,城中哪里的井水有毒,她最清楚不过,就算是避开了,就算是战事结束了,就算是她活下来了,可她夫君还是已经死了……

对她好的是怀州人,给她安稳的是夫君,她究竟犯了多大的错?!

“那你知不知道解药是什么?”裴慎问:“说不定我们想办法可以找过来,你也不想要你的相公死吧?”

妇人摇了摇头,面上终于露出了一点悲凄:“我也不知道,这个药在那边……在那边也很稀罕,我也只是听说过,不知道解药在谁的手里。”

裴慎一时哑然。

话全都说完了,再挣扎也没有必要了。

妇人求情道:“虽说下毒的人是我相公,可拿来毒药的人是我,我相公是因为我才做了这种事情,裴大人,你若是要处置,就处置我吧,我相公当真不是有心想要害人的!”

裴慎冷笑:“他若不是有心,当初就不应该往井水里下毒,事情都做出来了,还来解释这么多做什么?你应当知道,他可不只下了一次毒,如今城中有多少百姓中了毒,生死不知,他是怀州人,竟然也对怀州的人出手,如何还能有脸说自己是无心的?”

两人沉重地低下了头,却是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裴慎的心情也沉重的很。

这两人定不能轻饶,出了大牢之后,可他的眉头却皱的更深。

京城那边迟迟没有消息,而城中的大夫也一直没有找到解药,如今连下毒的人都不知道解药在哪,城中这么多中了毒的人,又该怎么办?

不过是一月的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大半,第一个中毒的人手臂上的红线可没剩下多少了。

裴慎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又重重地吐了出来。

他的管辖之处,这儿的百姓都是他护佑着,绝对不能有人枉死!

可消息却瞒不过怀州的百姓们。

在凶手被抓到,而后又被官府抓走,大家本以为能听到关于解药的消息,可听闻连那两人都不知道解药是什么,顿时,有不少人都崩溃了。

大家这么积极的抓凶手,又如何不是为自己求得一线生机。

可这会儿,连这线生机都被掐断了。

怀州的百姓比之前更加颓靡,尤其是那些中了毒的人,想着没几日可活了,外面还有敌人虎视眈眈,便可劲儿的放纵自己,差事活计也都不敢了,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日子过的十分放肆。

外面还在打着仗,城里头就先乱了。

裴慎头疼不已,加派了人手平日里在城中巡逻,努力杜绝恶性事件的发生。

可这也只能缓解一时之急,非但是那些中了毒的人,连那些没中毒的人,瞧着都有些不太好。

可偏偏,不管是京城里的御医,还是城中的大夫,没有一个人能找出来解药是什么。

城中不少铺子的生意都出现了影响,连有哪位夫人再邀请甄好上门去,甄好也全都推了,只让那些夫人自行去铺子里选购,自己则整日地坐在书房里,翻着那些医书。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裴慎先前说中了,甄好翻着翻着,竟然当真,翻出了相关的记载来。

甄好先是狂喜,而后又是惊愕。

无他,按照书上记载,那毒药的解药,竟然还是另外一种毒药!

这种作解药的毒药并不罕见,却是剧毒,就连甄好这个只看过医书的半吊子都听说过,因此,她也更加不敢置信。

再吃一种毒药,当真不会提前去见阎王爷了?!

可书上的确是这样记载,甄好将信将疑,把自己的发现与裴慎说了,而后城中所有的大夫都被请到了衙门里来。

大夫们围着那本医书,一时嘀嘀咕咕的:“以毒攻毒?此法我却是从未见过,这抹药是剧毒,如何能随便给人吃。”

“别说这方法,就连这本医书,我都是从未见过的。”

“我看上面说的方法离奇的很,几位再看前面,前面有一个治脾脏的方子,简直是一派胡言,若是当真按着上面说的吃了药,非但不会好,反而还会直接把人医死。我看这医书上的方子,也都是假的。”

“倒也不是这么说,王大夫看这边,这儿有一个治疗头疼的方子,看着实在是精妙,想来应该是比平日里用的方法好上许多。我看这本医书,也不是不可信。”

几位大夫凑在一块儿,小声的嘀嘀咕咕,讨论着这个解药的可行性。

甄好忐忑地站在一旁,听着那些大夫的话,又不停往裴慎看去。

裴慎伸过手,牵住了她的手,在大夫们讨论时,附耳到甄好耳边,小声说:“夫人放心,肯定会没事的。”

“其实我也觉得那方子离奇的很,哪里能这么以毒攻毒的。”甄好同样小声地对他说:“可现下,也就只能找到这个方子了。”

甄好也担心,是医书里说错了,反而会害了全城百姓的性命。

哪怕是那些中毒了的人只剩下几天的性命,可因着她找出来的方子是错的,连最后几天都没得活了,那她这样和杀人凶手又有什么区别呢。

怀州上下数百人都中了毒,几百条的人命压在自己的肩膀上,甄好顿感压力重大。

那边大夫讨论了好半天,才总算是讨论出了一个结果来。

左右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解毒方法,不如就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再说!

怀州人的胆子可一点也不小。

等出了官府,这个消息便传到了所有怀州百姓的耳朵里。

大家先是高兴,可听说解毒的药是另一个毒|药,顿时又忐忑起来。所有人围在怀州城中央的空地上,互相看了看,哪怕是就只剩下几天的性命,也没有人敢这么挥霍的。

可……可第一个中毒的人手臂上的红线,已经只剩下短短一截,快要消失了。

怀州百姓们心情沉重,仿佛连呼吸都困难。

已经有大夫配好了解药,熬制了一大锅,就放在旁边桌子上,一碗黑褐色的汤药盛了出来,等着有人敢上来喝第一口。

裴慎牵着甄好的手,视线扫过众人,问:“谁愿意先来?”

没有人愿意先来。

“这……这是毒药,怎么能随便乱喝?”

“是啊,万一出事了呢!”

“我听说这方子是裴夫人找出来的,裴夫人又不是大夫,满城的大夫都没找到,裴夫人竟然也能找到?”

“万一我们被毒死了怎么办?”

“不能找其他人试试吗?”

裴慎顿时面露难色,他原本也想要在大牢里面抓两个死刑犯试试,可偏偏,怀州的大牢里空荡荡的,连一个死刑犯都没有,只有那对刚被关进去的夫妻。那两人他还有用处,暂时不能动。

就连先前被俘虏抓回来的外族人,前段时间,都因为外面在打仗,靖王把人放回去谈条件了。

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端起药碗。

眼看着碗中盛着的黑褐色的解药快要凉了,裴慎咬了咬牙,转头问甄好:“夫人,你相信这个方子吗?”

甄好愣了愣,而后重重点了点头。

她也是没由来的直觉,肯定地相信,这个方子虽然离谱,但一定就是解药。

可直觉这种东西,难道也能信?

裴慎说:“既然夫人相信,那我也相信夫人。”

而后他松开了甄好的手,上前一步,让人从被下毒的井中打了水上来。等那一桶水送过来,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裴慎拿起放在一旁的空碗,在水桶里舀了一碗,而后一饮而尽。他冷静的把碗放下,擦去了唇边的水渍。

众人顿时目瞪口呆,半天都忘了反应,连拦都来不及拦。

甄好大惊失色:“裴慎,你……”

裴慎伸出右臂,他撩起袖子,手臂上已经出现了一条红线。

“既然没有人愿意试,那我来试试。”

※※※※※※※※※※※※※※※※※※※※

嗷,我又要咕咕了_(:з」∠)_

昨晚失眠到今早七点多才睡着,结果十二点多被电话叫醒睡不回去了,现在困得要命,本来是打算熬夜写加更的,但是现在我要先去睡觉保命了,加更……明天加!

躺平任打QAQ

最近的评论变得好少鸭,大家多多评论一下嘛!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疯帽子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鸦儿 5瓶;仙丹(*^ω^*)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首辅夫人重生日常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首辅夫人重生日常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最新章节 -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全文阅读 -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txt下载 - 时三十的全部小说 -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给前任他叔冲喜宠妾世界清洁工的日常[综]嫁给奸雄的日子闺中媚(重生)不学鸳鸯老更爱美人纤阿嗜宠记美人记女儿是上辈子的死对头四嫁余污娇妻慈母碧落十三香(上部)嘉宁长公主怎敌她千娇百媚权臣之妻(重生)第一权臣是病美人[穿越]宠妻为后慢穿之路人甲生存手册青蛮陛下他总是假正经攻略那个渣[快穿]天生教师命医后倾天
完本推荐: 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快穿小妖精:腹黑男主,别过来!全文阅读叶深时见鹿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清宫宠妃全文阅读我家竹马是太孙全文阅读用可爱眩晕你全文阅读民国名流渣受全文阅读七十年代白富美全文阅读爆萌宠妃:摄政王,惹上身全文阅读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全文阅读七零知青白月光全文阅读西城往事全文阅读回到七零年代全文阅读伴读守则全文阅读倦寻芳全文阅读修仙狂徒全文阅读我就想谈个恋爱[重生]全文阅读重生七〇小村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巴顿奇幻事件录妖孽丹神绿茶的前任们[娱乐圈]九劫剑魔科技图书馆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师兄他会读心好想住你隔壁快穿:我就是要怼主角末日快乐妖龙古帝一剑飞仙王者时刻余生有你,甜又暖九龙圣祖修真聊天群神医弃女最强狙击兵王她赐天香(圣纯皇后)全球首富毒医娘亲萌宝宝校园第一废物嫁纨绔我的属性右手乡村超级医圣最强红包皇帝千崖秋色史上最狂赘婿抱歉,刘备是我杀的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最新章节手机版 -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全文阅读手机版 -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txt下载手机版 - 时三十的全部小说 -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