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樱啊, 来来来, 我给你看个大宝贝儿!”

源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她热情地挽着“间桐樱”的手臂, 以温柔但不容拒绝的姿态强行把他拉进卧室。

幸亏源纯是个长得漂亮的萌妹子, 如果她性别为男,其他人就可以直接报警了。

……不!我不想看!离我远点!莫挨老子!

“间桐樱”的笑容非常勉强,他有种被土匪抢上山当压寨夫人的屈辱感。

最可怕的是这“夫人”还是共用的,大寨主爱丽丝欺负完了, 就轮到二寨主源纯来折腾她。

两位寨主一个比一个邪恶,手段一个比一个狠, 她们不是人, 是魔鬼!

“间桐樱”的表情掩饰不到位,眉宇间微妙的变化被源纯瞧了个正着。

啧啧, 间桐脏砚不行啊, 这老贼的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差?我还没开始动真格的呢,只是开胃小菜,他就快撑不住了?

多换几件小裙子而已,不会长胖也不会少块肉,有什么大不了的,铁骨铮铮如我大二爷不也穿得很开心, 泉奈奈更是浪得飞起, 这证明什么?证明穿得了女装的男人才能成功!

一把年纪了装小姑娘确实不容易, 你间桐脏砚装不像没关系, 找个靠谱的表演班学习一下嘛, 也算你认真敬业。结果呢?身为卧底的你不思进取,不求上进,从蓝翔表演技术学院毕业的学生都比你演得好,我在地上撒把小米,再放只鸡,它咕咕叫两声,都比你“撒娇”动听!

这么烂的演技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放肆,闪一边去!睁大眼睛看好了,影帝我亲自下场教你!

源纯在心里把间桐脏砚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地嘲笑了一遍,将他批得体无完肤,但她面上却不露分毫端倪,还假装很担忧的样子望向“间桐樱”,关切地抬起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柔声问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看看!这才是影帝的素养!源纯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点赞。

“我没事,”“间桐樱”迅速低下头,紫色的长发挡住苍白的脸颊,也挡住了他慢吞吞磨牙的动作和愤恨的眼神,他学着小女孩怯懦的模样,小小声回答,“只是有点头晕而已,不碍事的……”

头晕!你听到了吗!我头晕!所以请按照正常人的方式照顾一下一个刚被从魔窟里救出来的小姑娘!

呸!我为什么要管自己家叫魔窟!我已经被折腾得神志不清了!

披着间桐樱壳子的间桐脏砚在心里大声咆哮。

“你肯定是缺乏维生素了,长期在地底待着,营养不良。”

“都怪垃圾间桐脏砚!”

源纯油盐不进,故意忽略“间桐樱”的暗示,她走到窗前,一把拉开厚重的帘子,让温暖的阳光穿过落地玻璃窗,洒满整个房间。

“多晒晒太阳就好啦!”

“间桐樱”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是、是这样吗?我不是很懂……我听姐姐的。”

听你妹!等我摸清你的能力,找到机会,就是你的死期!

不只是你,还有其他人,看我把你们都杀了!

“间桐樱”什么时候能找到机会报复没人知道,但在他搞破坏前,行动力更强的源纯毫不客气地给他制造了无数麻烦,让他难以招架。

比如——

源纯站在衣柜前摆出翻找的姿势,实际上直接从系统背包里取出了一个压箱底的东西。

这熟悉的手感,这令人沉迷的松紧度!

好多年都没穿过你了,真是颇为怀念!

啊,我逝去的青春!

源纯抱着一团绿油油,感慨万千。

还在暗搓搓骂街的“间桐樱”忽然背后一凉。

他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源纯转过身,抖开手中的绿油油,将它平铺在床上,她脸上笑意盎然,“樱啊。”

“间桐樱”捏着裙摆的手微微颤抖,心想终于来了,出招吧,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邪恶的手段!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宝贝。”源纯抬手一指绿油油,她的语气中充满了缅怀之意,“想当年我还是个孩子,纯洁无瑕,懵懂无知,天真活泼,斗鸡走狗,上房揭瓦,欺男霸女……”

“间桐樱”的身体猛地一震,心想谁家生了你,那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某天我遇到了一只修炼成人的西瓜精,众所周知,西瓜成精非常不易,每到夏天,气温节节升高之时,它们的危险期就来临了。西瓜的天敌非常多,除了虎视眈眈的人类,还有凶残的猹……”

“间桐樱”:“……”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是外星来的吗?我们这儿的西瓜没法成精!

“……西瓜精不畏寒暑,不惧风雨,刻苦努力,日日夜夜坚持锻炼,同样的招式别人练习十次,他就练习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最后他终于成功修炼出人形,站在了西瓜界食物链的顶端。”

“间桐樱”神情木然,他已经不想去深究源纯在说什么了,就当她胡言乱语吧,“啊,真的是好励志呢。”

“而这件衣服,就是西瓜精修炼时穿在身上的法宝!”源纯话锋一转,终于说到了正题,“绿色紧身衣,默默地陪伴西瓜精成长,是他最忠实的伙伴,是他强大的保护色!”

“今天,我把这件神圣的衣服送给你,希望你能像西瓜精一样坚强勇敢,不畏艰难险阻,尽早摆脱困境向前进,开始新的生活!”

“来吧!快换上这件衣服!它代表了我对你最诚挚的祝福!”

源纯说完,就开始扒“间桐樱”的小裙子。

“间桐樱”被源纯侃得晕头转向,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手忙脚乱地抵抗着,“姐姐,我、我觉得……”

“不用感谢我!”源纯抢先说道,“这就是所谓的薪火相传,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就会有火在燃烧,就会有FFF团烧死秀恩爱狗!我们木叶村的火之意志永远不灭!”

“不……不是,”“间桐樱”的小裙子掉在地上,露出了粉嫩嫩的安全裤,他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两步,小腿在床沿上一磕,整个人后仰倒在了床上,“我忽然觉得头好晕……”

阴影笼罩而下,源纯单膝跪在床边,一手撑在“间桐樱”的耳畔,一手按住他的胸口。她的嘴角微微上挑,勾出一个很浅的笑容,声音极轻地问:“头晕?是吗?那现在还难受么?”

源纯问话的时候,一股温暖的气息从她的掌心源源不断地传出,穿过两人互相接触的位置,直抵“间桐樱”的胸腔,包裹住他跳动的心脏。片刻后神秘气息细化为丝丝缕缕,随血液泵出,沿着血脉流向四肢百骸,令他舒服得差点儿呻/吟出声。

那是一种“间桐樱”从未感受过的力量——盎然生机扑面而来,草木生发,万物复苏,让人想起风和日丽的春天,即使是阴沟里的蠹虫,也不忍不住想靠近……

……等等!“间桐樱”突然警觉,他猛地睁开了不知何时微阖的双目,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就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恐惧。

沉浸得越深,“间桐樱”越能感受到隐藏在那股神秘气息之下的真相——与柔和表象截然相反的悍戾与暴虐。

充满生命力的大自然令一切生物亲近,但同时它也有凶残的一面,强大的自然灾害可以吞噬毁灭所有生灵。

“好点了吗?”源纯的声音仿佛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带着空灵飘渺的意味。

“间桐樱”的视线缓慢聚焦,最终对上了源纯的目光,他压抑着心中的忌惮,镇定地点了点头,小声说:“已经没事了,谢谢姐姐。”

就算还有事,也不能说有事!

刚才那到底是威胁,还是她真的只想帮间桐樱治疗……

她有没有发现我?

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无数念头从“间桐樱”心里飘过,他眨巴着漂亮的浅紫色眼睛,试探着说:“姐姐,衣服……”

“你不喜欢就算了吧。”源纯忽然说,有那么一瞬间,她露出了明显失望的表情,跟小孩子兴致勃勃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和朋友分享、结果却被嫌弃又无情拒绝的反应一模一样。

她直起上身,与“间桐樱”拉开距离,慢吞吞地爬下床,“我知道的,那件衣服其实并不好看,但它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唉,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强迫你……”

“间桐樱”莫名有点慌,“那、那个……”

“我一点都不羡慕鼬有个弟弟,”源纯唠唠叨叨地说,“哦,你不认识鼬,他是我的童养媳。他有个弟弟,名叫佐助,小佐助可乖啦,特别黏鼬,鼬去哪儿他都要跟着,小时候只会爬,就跟在后面爬,稍微大一点儿,学会走路了,就摇摇晃晃地走……”

如果鼬在这里,他一定会冷静地拆穿源纯的谎话——佐助出生不到五个月,你就瞎浪摔进井里把自己摔穿越了,连个干姐姐的名分都没捞着,还有什么好说的。

源纯的嘴,骗人的鬼,想当年木叶村被她哄过的人排起队来能绕火影楼三圈,间桐脏砚你要是有脑子,你就别信她!

可惜鼬并不在,间桐脏砚也没什么脑子,或者说他曾经有,但现在已经被爱丽丝和源纯轮番上阵忽悠瘸了。

“我真的不羡慕鼬,”源纯一字一顿地强调,“完、全、不、羡、慕。”

“间桐樱”:“………我穿。”行了你别哔哔了,我穿还不行吗!

源纯缓缓回过头,她打量着“间桐樱”,非常白莲花地犹豫道:“你不用勉强的……”

“没有勉强。”“间桐樱”摆出英勇就义的姿态,语气真挚地说,“只要是姐姐喜欢的,我都喜欢。”

坚持住!苟到最后就能赢!

为了胜利我付出太多!

等我拿到圣杯就把你们这些欺负过我的都杀了!

间桐脏砚扭曲地笑了。

|||

源纯把“间桐樱”推进卧室里的时候,太宰治冲着爱丽丝招招手,“首领有事找你。”

爱丽丝愣了愣,眼神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这是不可能的,爱丽丝想,林太郎如果真有事找我,他可以自己给我打电话,根本不需要你来转达。

所以……

一切的念头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爱丽丝眨眨眼睛,表情十分自然地过度到了“不满”,她趿着拖鞋朝太宰治踢踢踏踏地走过去,边走边抱怨,“林太郎好烦人啊!最讨厌他了!”

远在横滨思念萝莉、无心工作的森鸥外举着钢笔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这一定是爱丽丝酱在想我的证明!

森鸥外笃定地想。

“间桐樱”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砰”的一声轻响,卧室门被关上了。

“出了什么事?”爱丽丝压低声音,直接问。

“屋里那个,是个冒牌货,”太宰治对着卧室的位置抬了抬下巴,“一个糟老头子的灵魂寄生在那小姑娘的身体中,现在应该已经苏醒了。”

中也&爱丽丝:“………”

“老头子”和“小姑娘”这两个词语的对比冲击太过强烈,两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玩了那么久的娃娃,到底玩的是个什么东西?”爱丽丝轻轻抽了一口冷气,突然对真人换装游戏产生了一定的心理阴影,“我说她的眼神怎么有时候不太对,原来是这样……”

中也猛地回头看向紧紧关闭的卧室门,“既然知道有问题,那她还——”

后半截话突兀地断掉了,中也沉默片刻,缓缓吁出一口气,“你们商量好对策了?”

“你真的很担心她呢,是因为她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救了你一命吗?可惜对她来说,你一点儿都不重要。”太宰治笑了笑,下一秒他毫无征兆地切换了话题,“远坂时臣说他可以毁灭灵魂,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啊。”

太宰治嘴上说着可怕,脸上的表情却很冷漠,反差略大不禁让人怀疑他其实是在嘲讽。

爱丽丝以为这俩人会像往常一样吵起来,毕竟他们天生气场不和,经常因为某种幼稚的理由,或者根本没有理由,就开始斗嘴了。

仿佛是两个小学生。

但中也非常平静,他似乎完全不在意太宰治把略带恶意的话当刀子往他胸口捅。他一手插兜,一手按了按帽子,静静地看着太宰治,“胡说什么呢,早点解决麻烦早点回去,你还想在这里待多久?”

“……呿。”太宰治撇撇嘴,感到很无趣。他心想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又不是来打圣杯战争的,我们随时都可以走啊。

对哦,随时都可以走,那为什么还在这里耗时间?

反正不会是因为圣杯。

太宰治眉眼一弯,绽开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爱丽丝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根棒棒糖,拆掉包装纸塞进嘴里。她刚想开口调节一下气氛,忽听身后传来“吱呀”一声响,回头一看,发现是满脸喜气洋洋的源纯推开门走了出来。

“别害羞嘛,樱,”源纯的声音中充满了“我们家崽儿真俊”的自豪感,她靠在门框上,双手挥舞,不断鼓动着,“真的超合适超好看!不信你走出来让大家看看?”

爱丽丝挑眉,“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我送了樱一件制服,”源纯一本正经地说,“这是我认可她的证明。”

“间桐樱”低着头,双手拧成一团扣在身前,迈着小碎步一点一点地蹭了出来。

他不敢抬头,不只是怕掩饰不住脸上的愤恨进而暴露自己,更多的是他真觉得穿成这样没脸见人。

我应该感谢这丫头,感谢她手下留情,没有在我头顶扣个绿帽子。

间桐脏砚觉得自己真是疯了,竟然会产生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才会有的想法。

可怕的绿色紧身衣,可怕的锅盖西瓜头,脖子上还系着一条红艳艳的丝巾。

在看清楚“间桐樱”被源纯折腾成什么鬼样子之后,太宰治瞪圆了眼睛,中也的帽子掉在地上,爱丽丝的棒棒糖被她“咯嘣”一声咬得粉碎。

真是难为源纯能把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打扮成乡村土妞……即使知道此时掌控间桐樱身体的是一个罪恶的糟老头子,他们还是忍不住对他深表同情。

长久的、令人窒息的沉默。

最先开口的人是太宰治,他嘴角一牵摆出完美如招贴画般的笑容,睁眼说瞎话,闭眼瞎鸡儿吹,“我觉得很好看。”

中也用关爱精神病人的眼神凝视着太宰治——青鲭鱼,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吱一声!

“我决定再也不嫌弃林太郎的审美了,”爱丽丝轻声呢喃,“其实他还是很棒的。”

|||

那一刻是“间桐樱”短暂而又悲惨的生活的开端。

天真的他认为这已经是地狱模式了,但其实连困难模式的边都没摸到。

源纯的狗比无法想象。

“……我,我跑不动了……”

“间桐樱”双手按着膝盖,像小虾米似的弓着腰,站在路边直喘气。

“别停下,跑起来!”源纯慢悠悠地跟在后面,举着喇叭喊道,“你才跑了半圈!还有四百九十九圈半呢!”

“间桐樱”眼前一黑。

她一定已经发现我了!她就是在故意折磨我!

即使是以锻炼身体的名义,正常人也不会心硬到逼刚刚被从魔窟里解救出来的、身体虚弱的小女孩围着大酒店跑五百圈吧!

这样不行,继续下去我怕不是会被她折磨死,倒不如现在就鱼死网——

“樱,”源纯突然出现在“间桐樱”面前,双手按住她的肩膀,目光严肃,神情凝重,“我知道这些要求对你来说有些苛刻了,但是我别无选择。”

呸!听你鬼扯!“间桐樱”目光闪烁,悄咪咪地打量着源纯的周身要害处,思考等下朝着哪里捅能将她一击毙命。

“你说过要跟我走,而我的世界与你的世界不同,”源纯似乎对“间桐樱”那快要溢出来的恶意毫无知觉,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不是什么好人,目前我所在的组织,名叫港口黑/手党,里面全是穷凶极恶的暴徒们,如果你不强大起来,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至少先把身体锻炼好啊!”

源纯絮絮叨叨的时候,一只野生的中原中也打着电话路过。

不知道听筒那头的人说了什么,他走着走着,忽然停下脚步,挥起拳头将路边的树击碎成了粉末。

“随便你们怎么逼供,三点钟前必须问出那批货的下落,否则你们就把自己埋进水泥桩沉海吧!”

中也的话没什么好怕的,见惯风浪的“间桐樱”表示这些都是小儿科,他还能威胁得更狠。

真正让他忌惮甚至畏惧的,是中也周身爆发出来的可怖气势。

极端的压迫感,仿佛四面八方出现了无数堵看不见的墙,它们慢吞吞地挤压过来,侵占空间,掠夺空气,令他四肢麻木僵硬,整个人渐渐无法动弹,无法呼吸,非常痛苦地一点点滑向死亡的深渊……

那不是属于人的力量,他怀疑中原中也只是躯壳,在人类的身体中居住着某位不可直视的神明。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每天一杯奶,强壮少年人;少壮不养生,老大徒伤悲……”

源纯还在哔哔,话题已经跑偏到外星球去了。

鱼死网破什么的不要再提,我还是继续苟吧。

毕竟活着才有未来,我为了活下去,已经付出了太多,现在放弃太可惜。

真的不是怂,我只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仅此而已。

“间桐樱”冷静地做出了决定。

|||

源纯的魔鬼训练卓有成效。

短短两天,“间桐樱”像坐上了火箭似的,从走一步喘三喘的柔弱小可怜,成功进化成了一口气上十一楼不费劲、还不用吃高钙片的青春美少女。

“可惜不能留他太久,”源纯趁着“间桐樱”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跟爱丽丝咬耳朵,“要不然这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先压榨他把身体锻炼好,等樱回来就不会受苦了。”

爱丽丝小口小口地啃蛋糕,“为什么不能多留他几天?”

“他待得越久,对樱越不好,”源纯说,“而且背锅侠给我传信了,说他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晚上来找咱们——艹!”

源纯猛地站了起来。

爱丽丝撅起嘴,“不可以说脏话了啦!”

源纯抬手结印,“背锅侠出事了,我去看看什么情况!”

话音未落,她就消失了。

鉴于远坂时臣背后的锅实在是太显眼了,源纯担心樱的麻烦还没解决,他就倒霉地挂在了圣杯战争里,因此便在他身上留了个飞雷神术式,还暗搓搓地把他加入了临时队友栏,能即时监控他的血条蓝条。

事实证明源纯真有先见之明。

飞雷神的落点是远坂家的客厅。

源纯落地后定睛一看,发现前方不远处,言峰绮礼正握着刀从背后捅穿了远坂时臣的腰子,身穿金色盔甲的吉尔伽美什抱着胳膊靠在窗前,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你们在玩什么奇怪的play!”源纯大喝一声,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她亮出金光闪闪的大笛子,“我也要——”

【叮咚!友情提示,二大爷的写轮眼后遗症已触发,随机获得不致命的debuff一枚,正在筛选中……】

源纯向前迈出一步,只听“pia叽”一声响,她在没有任何障碍物阻拦的情况下,左脚绊右脚,面朝下趴在了地毯上。

源纯:“???”

【debuff已选定,“软萌少女的平地摔”,效果为走一步摔一步。】

【一摔泪流满面,二摔意难平,三摔要死一起死!】

【debuff持续时间为一周,祝你好运,么么哒!】

源纯:……淦!

※※※※※※※※※※※※※※※※※※※※

总感觉不写够六千字就好像什么都没写似的……

求一波作收啦,目前是280,想打破这个数字(*/ω\*)

*

股东大会!爱你们啾啾啾!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鼬尼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暮安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龙猫and荼蘼 20瓶;我也想成为大佬啊 2瓶;紫萝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最新章节 - 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全文阅读 - 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txt下载 - 商白羽的全部小说 - 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后娘[穿越]SCI谜案集(第四部)战五渣的我成为了魔王无限求生我在故宫装猫的日子[综][综]想当No.1的厨师有什么错?!道医光明圣女拯救世界网王之迷迭香道系大佬老公是会长大人[综]今天的我也在拯救世界网红猫的悠闲生活[快穿]拯救男配计划主角光环算什么EXO之48小时这个都市传说我听过雁归红楼葫芦娃大战火影海贼糟糕,睡过头了!东京异闻录重生成日本高中生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轮回之修魂白开水-网王同人吃掉整个星球
完本推荐: 笼中雀全文阅读全世界都想和谐我全文阅读姑娘请自重全文阅读魔僧全文阅读穿成反派他亲妈全文阅读重生十七岁那年夏天全文阅读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全文阅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全文阅读心肝宝贝全文阅读嗜宠记全文阅读女主都和男二HE全文阅读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全文阅读泼辣俏农医:腹黑将军诱宠妻全文阅读美人记全文阅读反派心尖上的女人[穿书]全文阅读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全文阅读嫡妻在上全文阅读辣鸡室友总撩我全文阅读公主饶命GL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造化神宫快穿:男神,有点燃!如来必须败天命相师九劫剑魔最后一个摸金校尉九龙圣祖秘巫之主最强终极兵王尚书大人易折腰沧元图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吃货唐朝毒医特工:邪君狂后神武帝主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帝神通鉴我游戏中的老婆都市之至尊大帝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重生现代之最强女仙尊[综]花丸神社建设中洪荒历嫁入豪门77天后我的小人国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异世特工五小姐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三国之巅峰召唤[综]冠位master

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txt下载手机版 - 商白羽的全部小说 - 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