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 >> 防盗:为了发财!

防盗:为了发财!

“听说了吗?李淮南和胡丹阳要决一死战。”市井中, 有人兴奋的笑着。有人鄙夷,不过是比斗而已,算什么决一死战?事情闹得越大,见血的可能就越小。听说圣上和皇后,以及一群大臣都去观看了, 肯定不会打得太厉害的, 多半是点到为止。

“两个朝廷大臣相斗, 能够点到为止,那也是很了不起了。”有人感叹, 两村人为了河水, 都要拿着锄头打出几条人命,李浑和胡雪亭都是一方土皇帝,能够和谐版武斗, 用几十人的性命和鲜血换取全面和平,已经是非常的伟大了。

“左右无事, 我也去看看。”皇帝皇后大臣们都去看了, 小百姓自然更要凑热闹,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厮杀, 必须亲眼见见。

“丹阳到底在哪里啊?”有人惊愕的问道,丹阳这段时间还是很红的,又是贼患, 又是和淮南道两任总管翻脸, 经常能听到有人提丹阳县, 可是, 丹阳到底在哪里?

“应该在扬州附近。”有人揣测着,能够和扬州闹起来,肯定不会太远。

“大伙儿都去看看。”有人笑着,也算不上很远。

官道上,杨広打开马车的布帘,看着两边的道路,不时可以看见一些路人跪在地上避让车驾。

“看来,这去扬州看热闹的人,还真是不少啊。”杨広笑着道。萧皇后皱着眉头:“原来这马车坐久了,也是累人啊。”竟然有些晕乎乎的。

杨広大笑,伸手招呼外头:“停车。”让宫女扶着晕车的萧皇后走动,呼吸新鲜空气。

杨恕从车队前面赶了过来:“圣上。”杨広挥手,没事,只是喘口气。

杨恕松了口气,低声劝道:“圣上此刻离京,殊为不智。”京城看似平稳,其实风云变化,有杨広压着,还算平稳,杨広离京,这洛阳只怕就不那么平静了。

杨広转身看看来时路,笑:“洛阳,早已不是朕的洛阳了。朕,要去看看扬州。”

……

扬州城中。

胡雪亭和李浑隔桌怒视,杨轩感懒洋洋的坐在一边喝茶,杨积善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

“无耻!”胡雪亭用力拍桌,眼神冒火,“说好只打一场的,凭毛要加戏!”

李浑同样怒视:“这还用问!”大随朝皇帝皇后左相右相尚书将军,千里迢迢来到扬州,就为了看一炷香时间的骑猪大战?充电八小时,待机三分钟,像话吗?起码两天!

“你我辛辛苦苦,都熬到了现在,为何不再坚持一下?”李浑苦劝。

胡雪亭拍桌:“要加钱!”

“加多少?”李浑毫不在意,钱是王八蛋,只要能办好了事情,保证赚的回来。

“一万两!”胡雪亭很是敢开口,“一分钱一分货,胡某收钱办事,绝对对得起你付的银子!”

李浑挥手:“你我合作愉快,我对你万分信任,就一万两!你赶紧出方案。”

杨轩感冷眼旁观,就不信二十个人骑猪打架,能够拖延两天。

“二十人?”胡雪亭狂笑,“有胡某在,就是二十人,也要把天捅个窟窿!”

李浑很是配合,用力的鼓掌:“自古英雄出少年,雪亭果然是天生的豪杰!”

杨积善看两人如此有默契,忍不住问道:“胡县尉,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和李总管勾……联手的?”亏他还担心胡雪亭和李浑闹得不可开交,没想到竟然上当了。

李浑愕然,转头看看杨积善,又看看杨轩感,到现在还没猜出来?太单纯了吧?

李浑和胡雪亭什么时候勾结在一起的?这还用问,肯定是很早很早很早的时候啊!

李浑在宴席上意外的发现胡雪亭坚决不肯和他配合演戏,立马发觉双方的认知上产生了巨大的误会。有财有势锦衣玉食的李浑不在意的东西,不代表时刻被破产折磨的胡雪亭不在意,甚至相反,这可能是她最在意的东西。李浑发觉错误之后,转头就给胡雪亭发了飞鸽传书,阐明立场和利益,谋求合作。明明可以双赢的事情,何必为了一个误会,闹得大家双输呢?胡雪亭求财,他求名,利益需求点不同,两人真心是井水不犯河水,这样都不能合作,还有谁能合作?

“老夫出三千两银子,你和老夫演一场戏。”李浑的要求很简单,在公开场合夺回李阀的面子,重塑团队核心凝聚力,其余都是小事情。

“五千两!”胡雪亭的追求也很低,面子算什么?难道要为了面子,带着小雪岚去养鸡?

两人飞鸽传情,互相的了解越来越深刻,很快就想好了怎么配合。

“互相谩骂之后,天下都以为你我要血溅三尺,忽然用最可笑的方式了结,天下必定视你为正人君子,英雄豪杰。”胡雪亭道,大人物李浑克制凶残的念头,甘心为了天下,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争端,只要宣传的好,足以流芳百世,秒杀蔺相如。

“能够力抗淮南道总管,足以吸引天下人的注意,你想招商引资,吸引其余人迁徙丹阳县,定然事半功倍。”李浑道,丹阳县有个类似“强项令”的胡雪亭,武力爆表,谁都不怕,谁都敢惹,肯定会让更多的人注意到丹阳县。

“双赢!”胡雪亭和李浑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李浑认真的对杨轩感道:“老夫本来以为老杨家中,你已经够蠢了,没想到你还有一个更蠢的弟弟,老杨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杨恕一世英名,只怕要坏在你们的手里。”杨恕这家伙想自污,保全家人,让儿孙学些腐儒的东西,不能说错,家里一堆废物,杨恕一死,哪个皇帝会在意?杨家做个富贵闲人,还是很有希望的。但杨恕不该反复,忽然又想着要手握武力,重整乾坤。朝令夕改是大忌,修改教育方针更是大忌中的大忌,已经教成废物的儿孙,哪里还能堪用。

杨积善满脸通红,愤怒的盯着李浑。

胡雪亭兴奋的凑过去:“一百两银子,我保证把李浑打成猪头!放心,这收钱打人的事情,我熟!”用力的拍胸脯,从来不曾失手过,先打人后收钱。

杨积善抖了好几下,就是不敢答应。

杨轩感怒视胡雪亭:“休得教坏了我杨家子弟!”

李浑冷笑,真是见鬼,大随朝一群开国大臣的子孙,竟然个个不成才,这整个家族在二代倾覆的趋势,竟然是所有大臣的通病。

……

“小侄见过阀主。”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恭敬的对着李浑行礼。

李浑欣喜的招手:“建成,你来了,就太好了。你爹最近身体可好?师明的伤好了没有?”

那被叫做建成的男子微笑着:“多谢阀主关心,家父的身体不错,二弟的伤也好了,整天吵着要骑马,家父只好给他买了一匹枣红小马,请了人教他。”

李浑笑着:“小孩子就是喜欢闹腾啊。”没被胡雪亭打死,真是走运啊。

建成笑道:“听闻阀主到了扬州,小侄就在左近,想着正好可以为阀主出力,就急急的赶来了。”

李浑用力的道:“来的正好!老夫手上没有能用的人手,有你在,何愁不能灭了胡雪亭!”

建成惊愕的看着李浑:“阀主,你们难道不是窜通了?”那狗屎的骑猪决战,李浑这么容易的就答应下来,唯一的解释就是胡雪亭和李浑早就勾结在了一起,否则白痴才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呢。

李浑摇头,长叹:“老夫知道,天下所有人都以为老夫和胡雪亭勾结,可是,老夫真的是冤枉的。”建成看着李浑,这回是真的惊愕了,难道错了?

李浑摆手,一脸的不愿意解释,道:“建成,老夫需要胡雪亭手中的商号,还有胡雪糖,但是,胡雪亭背后有杨恕,有高颖,甚至很有可能还有圣上,老夫不便硬来。但是,你却正好助老夫一臂之力。”

李浑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建成,很是欣喜。“建成贤侄如此一表人才,就不信那胡雪亭不会动心。”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反过来,女人也难过帅哥关。

建成微微沉吟:“小侄其实早就见过了胡雪亭,只是,她丝毫没有对小侄动情的意思。”都被打成猪头了。

李浑一惊,问清了事情前后,笑着道:“此一时彼一时,当时胡雪亭意气风发,自然以为天下都是她的,如今屡遭重创,心神失守,若有建成体贴安慰,乘虚而入,定然能够一举捕获胡雪亭的芳心。”

李浑都这么卖力的说了,那是不答应都不成了。那建成笑着点头:“是,小侄一定竭尽全力。”

等建成离去,李浑的几个心腹手下这才问道:“阀主,建成来的蹊跷。”这种小家族最缺少的就是金银,这次建成来淮南道,只怕是为了他自家夺取胡雪糖。

李浑点头,当年李阀势力日衰,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吞苍蝇一般认作了李阀的一份子,如今李阀已经强势崛起,自然就没有必要在容忍这种角色四处乱窜。

“这小子确实很有才华,我李阀嫡系中没人比的上,可是,那又怎样?”李浑冷笑,假货就是假货,凭毛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只是,阀主与胡雪亭勾结,天下人皆知,只怕骗不过建成。”几个手下道。

李浑大笑:“就是因为天下人都以为老夫和胡雪亭勾结,所以建成才不会信。”聪明人总是以为所有人看见的事情,未必是真相,建成亲耳听了李浑的否认,只怕会疑神疑鬼。

“留着建成在身边,老夫用他,李阀弟子成了陪衬,不用他,显得老夫不把他家当做李阀的人,老夫直接打发了他去找胡雪亭,大家都方便。”

总管府外,建成微笑着对手下道:“我们被李浑耍了。”李浑容不下他,打发他去用男色勾引胡雪亭,显然是不想他接触李阀的核心机密。

一群手下可没有建成的涵养,很是愤愤不平。才高八斗的大公子愿意为李浑出谋划策,李浑竟然还要排挤,太可耻了。“李阀倒行逆施,容不下有才之士,只怕大树将倾。”

“走,我们去丹阳。”建成沉吟了片刻,李浑要是以为他得到了胡雪糖的秘方,就必须交给李阀,那真是大错特错了。

“我们去和阿绍汇合。”建成笑,李浑有一点说得很对,上次和胡雪亭不愉快的过往,只是表示时机错误,不代表就不能因此和胡雪亭有更深的发展。好色是人之天性,不论男女都一样,胡雪亭正是最喜欢梦想遇到良人的年纪,以前被她打过,完全可以发展成虐恋情深,欢喜冤家,野蛮女友霸道总裁等等戏码。

“我和阿绍同时追求,还有追不到的女孩子?”建成微笑着,充满了自信。

……

四周闹哄哄的,上千人在忙碌的堆砌泥土围墙,空气中弥漫着紧张迫切的气息,一个白衣英俊男子骑在白马上,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腰带上的宝石闪闪发亮,他似有所觉,慢慢的回头,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胡雪亭,灿烂的微笑:“我终于找到了你了。”

胡雪亭挥手:“毛?跟踪狂?来人,抓起来!”

英俊男子的眼角抽搐着,被十七八只手从马背上揪下来,用力的按倒在地,英俊的脸庞和泥地做了亲密的接触。

“雪亭,是我,我找你好久了。”英俊男子的脑袋被死死的按在泥土中,不能动弹,他看不见胡雪亭,只能用清朗的声音,柔声说着。

没有回答。

英俊男子心中笑了,没有回答,和上次见面就打相比,这次胡雪亭没有动手,说明胡雪亭被他的绝世风姿迷惑住了,多少有了一点想要听他说话的意思。

“我每天都在想你,看到有人走过,我以为那是你,听到有人说说话,我以为那是你,微风吹动树叶,我以为你在树后,白云挡住太阳,我以为你就在云彩上,清风翻动书本,我以为那是你在看书,萤火虫飞舞,我以为那是你在看我……”

胡雪亭还是没有回答。

英俊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就不信天底下有女人能扛得住,胡雪亭一定双手捧心,如痴如醉的看着他。

“你就是我的一切,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你。”英俊男子一字一句的道,然后再也不说话,静静的等待胡雪亭轻轻的走过来,扶起他,扑进他的怀抱,然后,他会轻轻搂着胡雪亭的腰,那舌头狂甩她的嘴唇。

英俊男子果然被扯了起来,微笑着看向胡雪亭的方向:“你终于肯见……我……了……”麻痹!胡雪亭人呢?影子都没看见!

“你们说,这家伙是不是疯子啊?”几个衙役互相小心的询问,不知道会不会传染。

“先拉去做苦力。”几个衙役商量着,最近实在太忙,要建造两城决战场,缺少人手,逮住一个算一个。

不远处,一些奋力的挖土的人隐秘的注视着英俊男子。“不好,大公子被抓起来了!”“要不要去救他?”“大公子脸上都是泥土!”“不行!没有大公子的号令,我们不能采取行动!”“对,不要破坏了大公子的计划!”“大公子一定对现在的情形早有预料,这叫苦肉计!”“对,对!我们只管等大公子的号令,不要擅自行动。”

……

高颖坐在淮南道行军总管衙署内,冷冷的看着李浑,这个无耻的家伙!李浑笑眯眯的,毫不在意。

“李淮南,你打算怎么接待圣上?”高颖问道,杨広要来看热闹,你丫到底准备给皇帝看什么?

高颖的身后,一群官员认真的拿着纸笔,杨広开开心心的到扬州看热闹,朝廷命官就得忙死人,认真检查核实一切细节,累就不说了,稍微不小心,疏漏了什么地方,很有可能从“忙死人”,直接变成“死人”。如此要命的任务,白痴才摆官架子,悠闲的喝茶,听李浑汇报,必须得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的那纸笔记下所有的细节。

李浑微笑:“老夫……还不知道。”

高颖深呼吸,终于没有破口大骂,冷冷的道:“不知道?”

李浑认真的道:“老夫和胡雪亭仇深似海,不同戴天,即使呼吸相同的空气,都觉得是一种羞辱!这次为了朝廷,为了天下百姓,停止争斗,用公开的决斗了结恩怨,乃老夫深刻考虑之下,做出的最大的忍让,但是,这决斗的方式却还在商定当中,老夫需要和胡雪亭当面谈判确定。”

高颖冷笑的看李浑,这是打算慢悠悠的继续演戏了?

“朕和皇后,也想知道李爱卿究竟闹出什么花样。”杨広和萧皇后笑盈盈的走进大厅,一群人急忙立起行礼,怎么也没有想到杨広赶来的这么快,竟然只比打先锋的高颖慢了个把时辰。

杨広随便坐下,笑道:“朕很是好奇。”

高颖看着杨広,你丫好奇,就中了李浑和胡雪亭的计了。

……

又是镇江的酒楼之中,胡雪亭和李浑又一次隔着桌子,兵对兵,将对将。唯一不同的是,坐在一边旁观的官吏当中,多了杨広萧皇后和一群高官。

“看,很有气势嘛。”萧皇后指着胡雪亭和李浑,对着杨広笑道。杨広也笑,简直比当皇帝还有气势。

“谁的骑猪勇士先掉下猪,谁就算输!”李浑喝着茶水,头都没抬,“老夫手下有四大猛将,有的是突厥族的勇士,一辈子都骑在马上,有的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杀人如杀一鸡,有的出身将门,从小精通十八般武器,有的战功赫赫,胡骑闻风丧胆,有这四大猛将在手,灭了你这个小丫头,轻而易举。”

李浑的背后,四个肌肉男傲然冷笑,扯开衣裳,露出强壮的肌肉,摆造型,展示肌肉。杨広和萧皇后指指点点,很是兴奋。

胡雪亭大喜:“我一个人单挑所有!”

“哦,她真的能打所有人?”萧皇后不太信,看胡雪亭的身子骨,可不像是能打的。杨恕微笑道:“胡雪亭征战突厥,血洗丹阳,杀人无数,被她一剑腰斩的敌人数不胜数,不消片刻,就能杀光这二十人。”一剑腰斩敌将,那是真正的力量加技术,普通人做不到的。

萧皇后低声惊呼:“太厉害了。”

李浑用力拍桌子:“你我为天下和睦,以手下勇士相斗,你亲自下场,是想坏了规矩吗?”以为能打,就想作弊啊,只能从手下中挑人。

胡雪亭还是大喜:“我师父也行!”挥舞手臂,一剑杀光你们所有人。

徒弟都这么猛了,再出师父?

李浑大怒,一掌拍得桌子上的茶碗蹦了起来。“你把师父当做手下,不孝!太不孝!天地君亲师,你竟然对师父不敬,来人,把胡雪亭拉出去鞭尸!”

胡雪亭鄙夷极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干脆我挑二十个小朋友,让你赢得开心些。”

李浑用力点头:“好,那你就挑二十个小朋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杨広大笑,李浑果然不要脸。一群大臣笑,为了能够逗杨広开心,李浑真忒么的是拼啊。

胡雪亭和李浑互相谩骂许久,终于确定,参赛人选,必须从两个城市的百姓中挑。

“这是两个城市的决战!保家卫国,人人有责!”李浑气势磅礴。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为丹阳,丹阳为我!”胡雪亭傲视寰宇。

杨轩感不住地擦汗,这两个家伙越演越来劲了,又没有银子打赏,这么卖力干嘛?

“只能是普通百姓,任何有朝廷职务者,不论是官吏,还是兵丁,一律不得出战!必须有四成的妇人,一成的老人!”李浑继续敲定人群明细,要是胡雪亭的人都很能打,就不信一半的妇人和老人也能打。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让他们全部参加,是应该的。”胡文盲感叹着。

“十阵决胜负!”项目多了,能够比个两天,大老远赶来看的人才会高兴。

“地点就在丹阳城了。”胡雪亭道。

李浑反对:“扬州城才合适。”比丹阳大多了,人口也多,更有气派。丹阳这种小地方算个毛啊。

围观大臣们点头,丹阳实在是太小太落后了,不够看。

胡雪亭冷笑了:“起码有几万人会来看决斗,你有这么多的房屋招待吗?”丹阳县可以马上建造,扬州可以吗?

“没有。”李浑干脆的很,“圣上,皇后,诸位大臣都在,你有合适的行宫吗?”

“本官的县衙可以让出来!”胡雪亭叫。

杨轩感插嘴道:“丹阳县衙太破旧了,不如选扬州城吧。”皇帝住破县衙,说不定要翻脸。

“破县衙可以翻新,但是,地点一定要丹阳县!”胡雪亭坚决不让,对着李浑狂打眼色,你要名,我要利,丹阳县决斗是我的底线,绝不能让。

“老夫无所谓。”李浑立刻配合道。

“就这么定了!”胡雪亭拍案而起。

一群大臣看杨恕,胡雪亭和李浑这么有默契,你的二代第一打手是不是跟人跑了?

……

大随朝淮南道行军总管李浑,和丹阳县县尉胡雪亭决裂,双方各以全城之力,展开决战,决战的地点就在丹阳县。

“圣上亲临第一线观战!”“大随朝首次两个城市间的决战!”“朝廷文武百官为之担忧,深感不安!”类似的横幅拉在丹阳县的各个入口处,挑动着外地商旅的神经。

“为毛要收进城费!还要一百文!”怒斥声在一个路障口爆发,收缴刀剑可以理解,但进城费起码是进了县城才给,现在只是进入丹阳县境内,就要收钱,实在太无耻了。

“就是,我们去翻墙!”有人大叫,好多年轻人用力的点头,小小的泥墙而已,就不信翻不过去。

“想要翻墙?”守着路障的衙役冷笑,伸手指。“看那边的树上。”

路障前被堵住的百姓根本不用看,也知道那里挂着尸体。

“在我丹阳县放肆的,那就是下场!”衙役冷冷的恐吓,百姓们不屑一顾,谁不知道吊着的那是绿林贼人,就不信翻墙也会吊死的。

“不信?只管去翻。”衙役懒洋洋的,付钱进县,不付钱滚蛋,翻墙随意。

有几个人鄙夷的看衙役,大声的道:“法不责众,我们所有人都去翻墙,就不信丹阳县敢把我们怎么样?”一边转头看衙役们,衙役们淡定无比。

有几十人凑在一起,就在路障口十几丈外,互相帮着手,翻过了围墙。

“过去了!”围墙这边的百姓欢呼,更多的人想去翻墙。

“啊!”围墙内忽然有人惨叫。

“抓住他,打,用力打!”纷乱的叫嚷声传来。

“你们怎么样了?”围墙这边的人大声的问着,翻过去的人却没有回答。

有人壮着胆子,搭着人梯,小心的扒着围墙张望:“他们被抓起来了!”只看见百余人抓着那翻墙的几十人,拿绳子捆绑着,翻墙的人稍有不从,立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围墙外的人心中大定,不过就是安排人手查翻墙而已,好多人鄙夷的看衙役们,丹阳县这么大,就不信处处都能安排人手。

“我们去远一点的地方。”有人低声道,一群人离开官道,沿着围墙走了老远,看看周围,杂草丛生,人迹罕至,打死不信这么荒僻的地方,丹阳县还会安排了人手巡查。

“大家声音轻点,动过要快!”几十人上了围墙,没看见附近有衙役埋伏,心中更是大定。“走起!”

几十人翻墙而过,果然没有遇到衙役。“省了一百文!”众人大笑。

“当当当!”让人胆颤的锣鼓声中,附近跑出了数百人,人人手里拿着锄头和绳索。“不要被他们跑了!”“抓住他们!”

几十人不敢反抗,任由数百人将他们拿下。“丹阳县竟然有这么多衙役!”被抓的人咬牙切齿,却也并不太惶恐,吊死是绝对不可能的。

“谁说我们是衙役老爷了?”那数百人欢笑着。

“那你们是谁?”被抓的人紧张了。

“走咯!”数百人夹着几十人远去,一路欢笑着。

“我家要建一个猪圈!”“我家要建一个鸡窝!”“我家的屋子有些小了,想建一个大的!”

村长大笑:“都好,都好!等建好了村子的围墙,想建什么建什么!县尉小娘亲说了,一个月之内,什么都可以交给他们干。”

“村长,我们再去等着,肯定还有人翻墙。”有人眼睛冒光,只要人够多,说不定还能开荒。

“就是,村长,我们走快些!”数百人欢呼。

……

一座土城屹立在众人面前。

杨広仔细的看,真的是土城,全部是泥土,一点石头都没有。

“这是干什么?”他笑着问道。杨恕解释:“决斗就在这土城之中。”

众人进入土城,这才发觉里面是空旷的泥地,更有数处泥潭。

“为何不见军营?”某个大臣问道,既然是决斗,还要斗两天,肯定要有军营啊。“还有,那些竹台,是什么东西?”

进入土城再看泥土围墙,却发现泥土围墙是阶梯状的,上面或铺着稻草,或放着竹排,东面更立着一个高高的竹台,上有案几无数。

“那是贵宾席。”胡雪亭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请皇上和皇后入贵宾席。”

一群人懂了,这是要让大批的人进来,坐在泥土阶梯上观看比赛。

“那些稻草席二十文一个人,竹排席位五十文一个人。”胡雪亭介绍着,“预计到了开场的时候,这里可以容纳三万人。”

三万人?就这么一个小地方?一群大臣看土城,只觉小了一点。

“没事,挤挤复挤挤,木兰当户织。”胡雪亭挥手,这种小事情难不倒她的。

“胡县尉果然很会赚钱,进入丹阳县一百文钱,进入土城又要钱,可谓生财有道。”某个大臣冷笑道,别以为其他大臣不知道收费的事情。

“唉!”胡雪亭仰天长叹,泪水直流。“若不是为了和李淮南决战,本官怎么都不会让那些人进丹阳县的,别说一百文,一千文都不干。”

一群官员看胡雪亭,啊呀,还金贵了!

“那是自然!”胡雪亭挥衣袖,不但没甩出漂亮的弧度,连衣袖都没甩出去,她淡定收起衣袖,又甩了一次。一群人眼角抽搐,认真地看杨恕,一直听说胡雪亭是神经病,还不太信,这次终于信了。

“我丹阳县是整个大随最干净的郡县。”胡雪亭道,这点无可否认,三文钱罚出来的卫生,洛阳诸位大臣都知道,这一路走来,确实干净无比。

“可是,那些外地人又怎么会在意丹阳县的卫生呢?只怕这次整个丹阳将到处都是粪便,果皮,垃圾,再也不复当日洁净。本官一生心血,毁于一旦!”胡雪亭捶胸痛哭,一百文进城费,不过是垃圾清扫费而已。

胡雪亭是有志气的,怎么会为了区区一百文钱,就放任一大群比熊孩子还熊的,丝毫没有卫生习惯的人进入丹阳县?当然,要是这一百文的背后有三万人的基数,汇合成了三千两,那就不一样了。

“可是,你有红袖箍啊。”某个官员冷冷的道,久仰红袖箍的威名了。

“唉,丹阳县与扬州决一死战,全民皆兵,老弱妇孺都要拿起刀枪,浴血杀敌,哪里还有红袖箍?”胡雪亭摇头道。

“站住!随地大小便,罚款三文钱!”土墙之外,一个清晰的声音传了进来。

一群官员看胡雪亭,胡雪亭淡定的瞪回去:“看个毛啊,就不许别人搞个创收啊!要是一个红袖箍都没有,怎么可能收一百文,起码一千文!”

萧皇后大笑,认真的看胡雪亭:“本后觉得,你和李浑真的很像啊。”都不要脸。

李浑用力摇头:“皇后看错老臣了,老臣这一生最看重的就是礼义廉耻,处处以圣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这些话都没人信。

“你还没有说,为什么要重复收费。”某个官员抓住一点不放。

胡雪亭大惊失色:“你白痴啊!看这里!”她伸手引向杨広。

“天子在此,你说,这土城之内,是不是有龙气?”

一群官员谁敢说没有?

“能进入这土城之内,沾染圣上的龙气,这是那些百姓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是不是该有所表示?要不是本官知道圣上爱民如子,本官起码收几百两银子,保证有的是人抢着来。”

一群官员满怀深意的看胡雪亭,灿烂的笑着点头:“有理!甚是有理!”

……

土城之内,真的满满的挤下了两三万人。

“就在这里开打?”有人四处问着。

“哎呀,那里坐着圣上!”有人伸长了脖子,想要看一眼皇帝,沾点龙气。

有人痛哭流泪:“我不该心疼五十文的!”那些竹排席位明显更靠近圣上,肯定有更多的龙气。

锣鼓声中,五百人穿着统一的服装,从入口跑进土城。

“这是干什么?”所有人愕然。

鼓声中,五百人组成整齐的方阵,踏步前进。贵宾席上,一些带过兵的将领脸色微变,能走这么整齐,不容易啊。

百姓们中,一个年轻人大声的赞叹:“丹阳兵精锐至此,只怕这次的决战,要尸横遍地了。”进入丹阳县以来,就看见到处都是悬尸,高高的围墙,乃至箭塔。这丹阳县和扬州竟然打到这种程度了?定然是流了不少血。

附近好几人死死地盯着那年轻人,无知到了这种程度,也是牛逼。

“若是丹阳和扬州开战,只怕两城百姓十不存一啊。”又是一个年轻人点头道。周围的人惊恐的看着两个年轻人,这么无知的言论,竟然还有人附和。

附近有几个人小心的提醒:“年轻人,你们猜错了,这丹阳城的箭塔,是用来防贼人的,和扬州城无关。”

“你们懂什么!”两个年轻人怒斥道,“一群不识字的文盲而已,我们两个是秀才!知道什么是秀才吗?‘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的秀才!我们说的就一定是对的!”

附近的人笑着,不再和他们解释,又没有收学费,凭毛要和他们解释清楚。

那五百余人在锣鼓声中,队形开始变化,时而两翼展开,时而汇聚,时而交叉而过,队形变化莫测,忽然展开手中的白纸,高高举过头顶,组成数个大字:“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姓们用力鼓掌,一群官员却正襟危坐,这么明目张胆的拍马屁,果然是无耻。

五百余人队列再次变化,又一次亮出了白纸,组成新的大字:“胡雪糖三十文一斤”。

全场哄笑,场中新的大字久久不散,绕场三周,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一骑进入场地中,杨轩感冷冷的看着周围,麻痹,要老子出丑!

“扬州城和丹阳县的决战,现在开始。”杨轩感朗声道,恨不得砍死胡雪亭和李浑。

所有人紧紧的盯着两个入口,等待铁骑杀入,然后血流成河。

“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听说是每方各出二十人血战,那也有四十个人了,能亲眼看见四十条活生生的性命在这里消亡,那是何等激动啊!

猪叫声中,两队人马飞快的进入场地。

“李浑!本官今日要取你人头!”胡雪亭骑在一只大白猪上,厉声大喊。

“哈哈哈!胡雪亭小儿,过来受死!”李浑骑在一只黑猪上,捋须狞笑。

哇!开场气氛就这么火爆!

“杀啊!杀啊!”数万人大叫。

“噗通!”胡雪亭从大白猪上滚落,“马蛋!”

杨轩感兴奋了:“快看!胡县尉发生了坠马,不,坠猪事件!”

大白猪到处乱跑,引起了激烈的撞猪事件。

“噗通!噗通!”一个个骑猪勇士纷纷坠猪,这些猪又矮小又不听话,太不好控制了。

“哇哈哈哈!老夫看你怎么死!”李浑狂笑。全场四十个骑猪勇士当中,只有李浑安然无恙。

“驾!杀了胡雪亭!”李浑挥舞手中的宝剑,大声的叫。大黑猪咆哮着,毫不犹豫的冲向了反方向的土墙。

“噗!”李浑成为壁画。

土城中诡异的沉默着,打死也没想到血腥的决战,竟然会变成这副光景。

“请各位勇士下猪,牵猪进入决战场地!”杨轩感的声音在土城中回响。

数万观众中,有人喃喃的道:“我有预感,这不会是我想看见的血腥大战,能不能退票?”

当然不能!不想看就滚,想退票,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

2018.11.16. 18:10 修改错字,感谢读者“佘不同济”“雾霁”捉虫。

喜欢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最新章节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全文阅读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txt下载 - 讨厌夏天的全部小说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狼皇穿越之细水长流当年万里觅封侯重生之我要和离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朕的司寝女官拒绝洗白的反派[快穿]农家子的为官路神官的晋升之路gl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女主都和男二HE男主他有病暴君驯化记督主,好巧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皇后无所畏惧首席魔修快穿之我是大boss贵妾之女我家竹马是太孙泾渭情殇世界清洁工的日常[综]桃花煞宠妾折腰王府遗珠
完本推荐: 回到恐龙时代!全文阅读青珂浮屠全文阅读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全文阅读贴身丫鬟全文阅读重生之军中才女全文阅读笼中雀全文阅读不小心怀了上司的孩子gl全文阅读贵妾之女全文阅读穿成菟丝花女主的姐姐全文阅读魔君带球跑了[重生]全文阅读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全文阅读穿成七零娇娇女全文阅读锦鲤小皇后全文阅读庶女攻略全文阅读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全文阅读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全文阅读你轻一点可以吗全文阅读我家艺人满级重生[娱乐圈]全文阅读我的物理系男友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小妖妻嫁入豪门77天后都市阴阳师邻家闺蜜爱上我重生影后:墨少,晚上好全球崩坏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豪门继承人军痞农媳:山里汉子,宠炸天!我成了一条锦鲤龙尊剑帝笑傲仙缘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重生柯南当侦探神工末世重生:妖孽帝少,强势宠最后一个摸金校尉道家祖师文学入侵恶魔就在身边明廷史上最狂赘婿第一序列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坏了!摘仙令七零佛系小媳妇万鬼吞噬系统驭香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txt下载手机版 - 讨厌夏天的全部小说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