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 >> 一抹娇羞的红

海面上波涛汹涌, 大船摇摇晃晃的慢悠悠前进。

“这真的不叫波涛汹涌。”几个水军将领微微尴尬,大海可不比小湖,水面平静的像镜子一样,大海讲究的是无风三尺浪, 就眼前这点波浪,只是大海最寻常的模样而已。

但就这最最最寻常的模样,萧瑀已经吐得全身发软, 名士的气质荡然无存。

“等萧某上了岸,再也不坐船了。”萧瑀惨然的看着蓝色的海水,以前总觉得征服大海有什么了不起, 如今瞅瞅这波浪就觉得不是普通人能够受得了的。一群水军将士互相看看,这种情况见多了, 一点感觉都没有。

“还有多久才能到流求?”萧瑀问着,努力闭着眼睛深呼吸, 海水看多了好像更晕了,眼不见为净, 但忒么的这腥臭的海风是毛回事情, 就不能像西湖一样没有异味吗?

几个水军将士互相看了一眼,更尴尬了:“这个……其实我们刚离开福州港……”转头看一眼,虽然福州港是模模糊糊看不清了,但那些小渔船还在周围晃悠, 说明他们的所在区域其实近的很。

萧瑀继续深呼吸, 吐光了总不会再吐了?

一缕笛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萧瑀精神一震, 笑道:“想不到这大海之上, 竟然也有此雅人。”若是顺路,有个文雅之人一起谈谈诗词音律,说不定就会忘记晕船了。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歌声远远传来,时人琴曲讲究淡薄宏远,如高山流水,节奏缓慢意境高雅,而这首歌曲却反其道而行,明明是优雅的琴瑟齐鸣,豪迈之气却扑面而来。

“好一个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萧瑀赞叹,这词句虽然简单,却透着历经红尘世事,回首笑看人生的味道。

“这是何人?”萧瑀问道,听那歌声是几个苍凉老者,想必是高人隐士,今日偶遇也是缘分。几个水军将士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知道这唱歌的人是谁。

萧瑀重重的拂袖,一群废物,有大贤在侧,竟然疏漏不知,若是在西湖中有人引吭高歌,保证所有的船夫艄公都能立马说出这大贤姓甚名谁,家中有几口人,有什么传奇的故事。几个水军将领面面相觑,大海之中除了渔夫就是海盗,有个P的文人墨客,出海打渔的渔民唱十八摸的倒是有,不知道萧公要不要听?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四五个苍老的男声混合在一起,有的跑调,有的狂妄,有的小心谨慎,有的颤颤巍巍,却更有感人肺腑的沧桑感。

“好词,好曲。”萧瑀微微打着拍子,吹奏的人水平不怎么样,好几处显然是有些谬误,但这与众不同的曲子掩盖了弹奏者的低劣,反而有些无所顾忌的豪放味道,能做出这首曲子的人非有大胸襟不可。

他四处的张望,很快就找到了歌声的来源,远处正有一叶孤舟向他靠近。他微笑着,偶遇?要多蠢才会信啊。萧家秘密出海,他直到这大船出港的时候才打起了萧家的旗帜,没想到立刻有人闻讯急急追来投靠,看来这萧家的旗号在江南沿海地带还是很值钱的。

“放慢速度,准备茶水。”萧瑀淡淡的道,招呼几个侍从,赶紧给他苍白的脸色打点胭脂口红,不求红光扑面,至少有些血色,一个吐得脚软脸白唇青的萧阀大佬太不光彩,流传出去很容易被人耻笑几十年。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那船越来越近,一黑衣人站在船头低头吹奏长笛,海风吹得他的衣衫飘动,瘦薄的身体飘飘欲仙。

萧瑀心中雪亮,那些唱歌的老者多半是些仆役或乐坊的乐人,而这站在船头装逼的才是正主儿。看着身形甚为年轻,不像是经历了岁月,能写出如此诗词的大贤。萧瑀微微有些失望,这黑衣人多半是大贤的门人子弟,只能顺藤摸瓜了。

“能在这茫茫大海中偶遇,你我缘分不浅,不如到萧某的船上小酌一杯如何。”萧瑀朗声道。

那黑衣人不语,继续吹笛。“……清风笑,竟若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萧瑀哈哈大笑:“好一个清风笑……放箭!”一群水军将士睁大了眼睛看他,是不是串台词了?

萧瑀怒斥:“蠢货!那人是胡雪亭!还不放箭!”大海之中遇到高人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萧瑀越想越是不放心,想到那古怪的音律,眼熟的黑衣,心中立马就怀疑这是胡雪亭。

“是。”水军将领们不以为意,胡雪亭怎么可能在大海中拦截到一艘海船?就算她真的能掐会算,在茫茫的大海中截住了萧瑀的海船又如何?海战用不上骁骑卫的骑兵,大船胜小船,人多胜人少,弓箭手多得胜,这是海战颠覆不破的真理。

“萧公放心,若那是胡雪亭,我等今日杀了她给萧公做见面礼。”几个水军将领大笑。萧瑀看都不看水军将领,只管冷冷的盯着小舟,眼睛中已经冒出了精光,做梦也没有想到大海之中会被胡雪亭伏击,征兆不妙至极。

船上的水军将士急忙调动,仓促之间只有三五十个弓箭手,其余人却拿着长矛刀剑,恶狠狠的对着靠近的小舟。

那黑衣人放下竹笛,抬起头来,嘴角含笑,果然是胡雪亭。

“萧瑀?”她笑得灿烂。

“本座胡雪亭,初次见面,你身体可好?今天吃过饭了吗?”

“本座的人头宫缺少一个人头马桶,借阁下的人头一用可好?”

“放箭!”萧瑀再次怒吼。

“嗖嗖嗖!”几十支箭矢急射那小舟与黑衣人。水军将领们死死的盯着胡雪亭,这个瘦弱的女子就是大越的胡星君?今日定然变为刺猬,必须抓紧时间多看几眼。更有人飞快的开始寻思胡雪亭被杀之后,自身能够得到的利益,以及天下的走势又会如何的莫名其妙。

几十支箭矢像苍蝇一般激射,遮蔽了胡雪亭身前丈许方圆。胡雪亭扔下长笛,白光一闪,腰间的长剑已经出鞘。

“破!”一道剑光流过,几十支箭矢或断为两截,或化为齑粉,或折向坠落大海。

大船上的水军将领几乎吓得呆了,世上竟然有此剑术?厉声叫道:“放箭!快放箭!”水军将领甲猛然退后,撞到了好几个士卒也不管不顾,连滚带爬的向船头跑去。其余水军将士来不及理会垃圾逃兵,眼前的胡雪亭实在太过可怕,要是跟着一起跑保证死路一条。萧瑀恶狠狠的看水军将领甲的背影,这种逃兵怎么会留在萧家的精锐水军当中?

胡雪亭回身一探,取过一块船板,用力一掷,船板划破长空,远远的飞向萧瑀的大船,下一刻,胡雪亭身形一闪,一剑飞向萧瑀。

“……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啦啦啦啦!”豪迈的歌声中,胡雪亭凌空直飞大船,剑光如雪。

“放箭!”水军的将领们惨叫,胡雪亭竟然会飞!十几丈外就敢飞过来!弓箭手们手忙脚乱的射箭,震惊和慌乱之下箭矢全无准头,只有寥寥几只箭矢射向了胡雪亭,被胡雪亭轻易的挥剑拨乱。

几个弓箭手精英却死死的扣着弓弦,引而不发,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距离太远,射准了也是强弩之末,还要再等等。

“她跳不到这里的!”水军将领乙大叫,十几丈的距离啊,真以为胡雪亭是神仙会飞了?周围好些人百忙中鄙夷的看他,蠢货啊,高手有什么做不到?不知道胡雪亭会踩着飞出的船板再跳到船上?

“长矛!”水军的将领丙怒吼,长矛手疯狂的挤到船舷边,一排排的长矛对准了凌空飞至的胡雪亭,绝对不能让这种超级高手上了船,否则不用想都知道大家都死定了。一支支的长矛比任何时候都坚定和狠辣,不求把胡雪亭刺成刺猬,只求把她打落大海。

空中,胡雪亭追上了抛出的船板,眼看就要踩到船板上垫脚。

“中!”几个弓箭手精英同时大喝,箭矢瞬间掠过了长空,直射胡雪亭的脚底的船板。只要射落了船板,胡雪亭就会掉落在茫茫的大海之中,谁还管胡雪亭剑术有多高?

胡雪亭在空中猛然缩成了一个球型,飞快的旋转,猛然坠落,抢先一脚踩在了船板之上,剑光再是一闪,几只箭矢已经被斩落,她却没有借势跃起,反而像是黏在了船板之上,随着船板直飞大船。

“妖怪啊!”大船上的水军将士中好些人惨叫出声,某个水军将领惊恐又愤怒的转头看萧瑀,你丫竟然敢惹妖怪?有种!

大船之上,一道黑影猛然从天而降,恶狠狠的砸向了飞来的胡雪亭。“闪开!”有人大声的叫。大船上的将士们回头,脸色大变,仓皇的躲开。

“拍杆!”有水军将士惊喜的叫。拍杆是水军惯用的武器,也就是一根一端固定在大船之上的杆子,开打的时候像是拍苍蝇一样居高临下的拍打敌船,这种在海战中其实没用,等到拍杆能够够到的距离,早就被火箭射的全船大火了,但这拍杆对付那些逃税的渔民的渔船却很是有用,随便砸一下就能让渔船木屑飞舞,若是渔船不够坚固,直接就能把小渔船砸的粉碎。

大船的船头某处,水军将领甲握着斧头,身边一条缆索正在空中颤动,他见了胡雪亭一剑劈落箭矢就知道所有的常规武器都对胡雪亭无效,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对待一艘船的拍杆。

萧瑀大笑,原来水军将领甲不是逃兵,而是精灵无比的智慧之将,有此智将在手,何愁胡雪亭不死?

那水军将领带着冷静又残酷的笑,恶狠狠的看着头顶掠向胡雪亭的黑影,就不信这都杀不死你。

沉重的拍杆恶狠狠的砸向了飞来的胡雪亭,看趋势瞄得很准,绝不会打偏。千余斤的巨大杆子夹杂着机括的力量落下几乎有万斤之力,所过之处卷着呼啸。无数的人狞笑着看着空中的胡雪亭,你丫长翅膀又有什么用,难道还长着乌龟壳不成?你丫就是长着一个几百斤重的乌龟壳,还能比一艘船更坚固不成,在巨大的拍杆面前只有化成肉泥。

有些士卒甚至瞄了一眼海面,胡雪亭像苍蝇一般被拍杆击中,定然是立马重重的坠入大海了,不知道会深入海底多少丈。

巨大的拍杆带着黑影和狂风,速度越来越快,呼啸着砸向胡雪亭,瞬间就到了她的头顶。无数人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只等欣赏拍杆将人打成肉酱,或者砸入海底的美妙一刻。

“破!”空中一道轻轻的呵斥声。

刺眼的剑光一闪,无数黑色的苍蝇陡然在空中四散飞舞。黑影和狂风瞬间消失不见,唯有太阳的光芒和比太阳更亮的剑光残留。

“嘭!”拍杆的碎裂声终于传到了水军士卒的耳朵中。

下一刻,黑色的四处飞舞的苍蝇,或撞在了大船的水军士卒的身上脸上,或大船的船板之上,或坠入了海中,密密麻麻的击打声乱响,以及血滴四溅。

“是碎渣!”有水军士卒摸着脸上被黑色的苍蝇撞到的地方,一手的鲜血和碎木,这才知道那些黑色的苍蝇是什么东西,却完全没有感受到脸上和身上的痛苦。

“长矛手!”有水军将领厉声大吼,惊恐的看着天空中越飞越近的胡雪亭,黑衣飘飘的胡雪亭一点没有仙风道骨,更像是地狱来的恶鬼。

剑光又是一闪,比刚才的光芒更闪亮了数倍。

“啊!”刺眼的光芒中,无数的水军将士转身就逃,却被剑光卷入,瞬间化为血沫,染红了甲板。

“轰!”巨响之中,大船激烈的摇晃,然后向着一侧倾覆。

众人好不容易在船上站稳,惊恐的看着剑光的方向,大船的船舷和甲板豁然消失无踪,出现一个数丈大小的缺口,而海水正在从这个大缺口中缓缓的,毫不停留的流入,又迅速的从小股海水变成汹涌的大浪。

“堵住缺口!”有水军将领大声的叫,完全是作为海上讨生活的人的本能反应,有了缺口就一定要堵住,但偌大的缺口哪里是堵得住的。

“妖怪!妖怪!”整条船上的水军将士再无一丝战斗之心,人类怎么能够和妖怪斗?

“星君,饶命啊!”甚至有水军将士跪下来用力的磕头,刀剑早已被扔的不见踪影。有水军将士拼命的向船舱跑,只想躲在床底不出来。

什么船要沉了,哪里有遇到妖怪可怕。

胡雪亭站在大船倾斜的大船的桅杆之上,一剑斜斜高举,鲜血从长剑上倒流而下,沿着手臂低落到衣服上。她灿烂的笑着,海风吹得她黑色的衣衫呼啦啦的作响,几只海鸥从她的背后鸣叫着飞过,不理解为何有人站得如此的诡异。

“萧瑀,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十五天了,我眼睛都不曾合上,好怕猜错了你的心,再也见不到你。”胡雪亭笑着,眼中深情无比。

“你终于来了,真好。”她的脸上浮起了一抹潮红。

一群水军将士看着胡雪亭,若是此刻是在后花园中,如此暧昧又明确的言词之后,定然是郎才女貌,互订终生,就是携子之手,揽子入怀,拿舌头狂甩对方的嘴唇,但放在此情此景,唯有深入骨髓的惊恐。

“大家……上……不要怕……我……们人多……”水军将领乙结结巴巴的下令,却连他自己都不信有人敢冲上去追杀胡雪亭。

一道剑光从桅杆上冲天而起,又猛然转折降落,穿透了船舱和甲板,木屑炸裂四溅,一块块的船板飞起,在旋风中化为木屑。无数的水军士卒伸手遮挡狂风,几乎不能呼吸。狂风终于停止,大船甲板以上的建筑尽数摧毁,而后在另一头的船舷上射出刺眼的光芒,船上再次出现一个巨大的空洞,海水肆意的灌溉着。

“今天本座太兴奋了,必须拆条船压压惊。”胡雪亭再次出现在桅杆之上,笑容满面,含情脉脉的看着下方,欣喜的眼波流转,手脚都忍不住开心的微微颤抖。

一群水军将士已经惊恐的麻木了,妖怪,妖怪,妖怪而已。

萧瑀捂着脑袋,从乱七八糟的甲板上站起,抹去了额头的鲜血,又整理了衣衫,笑着问道:“萧某以为智计冠绝天下,纵是诸葛孔明复生亦不过如此,没想到竟然在胡星君的眼中竟然破绽百出,真是可笑啊。”他料到胡雪亭定然会不顾一切的追杀他,胡雪亭杀戮江西杀戮湖州余杭的手段之狠辣暴露了她心中的愤怒,他这个造成一切的元凶自然是会被胡雪亭奋力追杀的。但是,萧瑀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胡雪亭会想到他会出海,而不是去蜀中或者江陵躲避呢?这渡海远征流求的计划绝密无比,绝不可能外泄,哪怕胡雪亭也像他一般的仔细分析萧家的每一个人的个性,也无法从中发现萧家有意去流求的意图。因为抛弃中原和江南,渡海去蛮荒的流求的计划是如此的突兀,即使萧瑀自己都认为这简直是神来之笔,无法重复。

如此高超到让萧瑀自己都为之赞叹的金蝉脱壳的计划,为何就被胡雪亭轻易的识破,并且准确无比的在福州港外守株待兔呢,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几个水军将士悄悄的往边缘挪动,船要沉了,管毛个星君还是妖怪,再不跳海逃走,人人都要淹死在这里。更有水军将士互相打着眼色,胡星君再怎么会飞,会剑光,总不会游泳吧?他们只要跳到了水里,潜入水中数尺,茫茫的大海之中,胡雪亭哪里找他们,而这里又是福州港口附近,渔船到处都是,还怕没有人救他们吗?

“嗖!”剑光一闪,血沫和木屑飞舞,几个水军将士的鲜血染红了甲板。其余水军将士再也不敢动弹,脸色惨白如纸。

胡雪亭出现在船舷一处,轻轻的甩着剑上的血迹,笑眯眯的看着萧瑀,认真的道:“你确定这个烂大街的计划非常的高超?”平心而论,萧瑀的计划放在古代确实非常厉害,没人能够想到萧瑀会放弃中原而取流求,这简直是抛弃了西瓜捡芝麻。但是作为生在红旗下,天天骂着蒋光头长大的胡雪亭,真的是发现萧瑀逃走的第一时间就猜到了萧瑀的计策。

胡雪亭冷笑,时代的差距决定了战略眼光的高度,但是本座绝不会告诉你真相,让你死都死得不甘心。

萧瑀原本就惨白的脸色更加的惨白,脸上的血渍在洁白的没有一丝丝血色的皮肤的衬托下更加的鲜红欲滴。

“原来萧某其实是个蠢材啊。”萧瑀惨然笑着,原本以为没能纵横天下是因为命不好,出生晚了,萧梁已经败亡;地位尴尬,毫无实权;萧阀蠢货太多,导致内讧……没有成功并不是技不如人,只是命不好,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他没有他认为的那么聪明和杰出。

“多谢胡星君解惑。”萧瑀笑着,或许胡雪亭的言语有些故意打击他,但被猜到了去向是事实,无法辩驳。

大船倾覆的越来越厉害,不时有水军将士死死的抓住物什,有心掉入海水当中逃走,又怕胡妖怪转身杀人。

胡雪亭身形一晃,下一刻,萧瑀消失不见,然后又是剑光一闪,大船的桅杆被斩断,重重的砸向了水面,溅起了高高的水花。

人影晃动,胡雪亭站在了桅杆之上,脚边是摇摇晃晃的萧瑀。

“我想了你这么久,怎么会任由你死在大海中呢。”胡雪亭柔声道,眼神中闪着比见了三生三世的情郎的幸福女子还要幸福一百倍的光芒,“我这么想你,让我砍下你的一万片血肉吧。”

萧瑀惨然的笑,见到胡雪亭就知道下场会惨不忍睹,道:“原来你根本不会吹笛子。”侧耳倾听,海面之上,豪迈奔放的歌声未曾停息过一秒。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长笛的声音夹在乐声中,不绝于耳。

“假唱假吹太丢人了。”萧瑀认真的提醒,学吹笛子又不难,我教你啊。

胡雪亭大笑,一点都没有难为情,若不是为了能够吸引萧瑀,拉进距离,何必站在船头拿着笛子假吹。

“有眼光,本座根本不会吹笛子。”胡雪亭夸奖着,“为了你的眼光,我先砍你一百刀。”

身后,大船忽然激烈的倾覆,船上尖叫声震天,不少士卒跳到冰凉的海水当中,玩命的向远处游去,生怕被沉船的漩涡卷入海底。

水军士卒的惨叫声中,小舟的琴鼓声中,胡雪亭踩着桅杆纵声长笑,一刀刀的剐着萧瑀。

“不要怕,你不是唯一死得凄惨无比的一个,老高,老贺若,老宇文,还有萧家的所有人都会死。”胡雪亭看着萧瑀的眼神深情无比,随手将他的血肉扔进大海之中。萧瑀死死的咬着牙齿,想要死得符合一个士人的气质和风度,但剐刑的痛苦实在太过超出了想象,几刀之下就嘶声裂肺的惨嚎。

“胡雪亭,杀了我!杀了我!”萧瑀厉声哀求,却只换来了胡雪亭大声的笑,以及毫不迟疑的凌迟。

“其实你还是走运的,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直接动手了,本来想把你押解到余杭,头皮上切一道口子,灌入水银,你就会浑身发痒,不停的动,最后整块肉从头顶上跳出来。”胡雪亭有些惋惜,恨太深,冲动了,冲动是魔鬼。

萧瑀只是惨叫着,根本没有听懂胡雪亭说些什么。

“……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啦啦啦啦!”海面上歌声不绝。胡雪亭轻轻的跟着合唱哼着:“……不在寂寥……啦啦啦啦!”

远处有渔船从头看到了尾,距离福州港口太近,路过的渔船多得是,大海之中弹琴高歌的人实在太少了,本来想靠近凑个热闹的,不想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跪下,快跪下!”某一条渔船中船老大恶狠狠的把一个后生仔按倒在甲板之上。

“小人给神仙磕头了。”船老大用力的磕头,几下子之后,脑袋上就肿起了大包,却不敢有一丝的迟疑。这能够飞的,能够以一人之力摧毁一条几百人的巨大战船的,不是神仙还能是谁?

不管那是妈祖娘娘,还是龙王老爷,总之先虔诚的跪下磕头就对了。

海水之中,无数的士卒惨叫着,希望过路的渔船过来搭救,却没有一条渔船敢靠近,偶尔有一些迟到的渔船见到了异样靠近,与其他渔船一打听,立马就老实安稳了。

“这些人不能救,若是得罪了神仙,下一个死得就是我们!”各个渔船中的人互相提醒着,脸色惨白。

海水之中的漩涡早已消失不见,忽然有大量的碎木头和尸体从海底涌了上来,仿佛有巨兽吞吐一般。久在海边的人却都知道,这只是沉船之后的自然现象,看着那些尸体和碎木头,想到一艘大船只是片刻之间就成了碎木头,磕头的人就更虔诚了。

……

余杭的皇宫之中,小雪岚愤怒的瞅着王奶妈:“姐姐又去打仗了?”王奶妈笑着点头,安慰道:“小小姐说很快就会回来的。”

小雪岚眼泪在眼角打滚,师父不见了,姐姐会不会也不见?

“不会的,小小姐最疼你了。”王奶妈抱紧小雪岚,心里其实一点都没底。她至今都不信石介就这么飞升了,石介又不是神仙,怎么会飞升呢?但这么多人言之凿凿,小雪岚也亲眼看到了,那石介就真的是飞升了,虽然石介没有死,而是成仙了,但这飞升之后其实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总归是今生再也见不到了。

王奶妈甚至来不及因为石介的成仙而痛苦或羡慕,就惊恐的想到了胡雪亭会不会也飞升成仙?师父成仙得道了,这徒弟自然也会成仙得道,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小小姐一定会回来的。”王奶妈与其说是安慰小雪岚,更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成仙啊,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事情,为何她只感觉到了悲伤和恐惧。

附近,一千人整整齐齐的列着方阵,将小雪岚和王奶妈护在中间,眼睛死死地盯着各个方向,手中的(弩)箭对着地面。大越国的新规定,长公主胡雪岚的身边必须十二个时辰跟着一千弓(弩)手,去厕所也好,去大殿也好,去花园玩耍也好,逛街也好,不论去任何地方,不论白天黑夜,都会有一千(弓)弩手严密的注视着四周,任何不经通报进入的人立刻会被射成刺猬。

皇宫外,隐约有轰隆声传进来,那是张雨宁在拆房子。雪亭只是安排了一千弓(弩)手随身保护小雪岚,但张雨宁不放心,私自加码。

“方圆三百丈之内的所有房屋,树木,杂草,全部铲平!”张雨宁厉声下令。胡江南东道总管衙署是个非常大的地方,有花园有回廊,真的也就比皇宫小了一点点,但附近的民宅太多,挡住了视线,太容易被敌人突破了,只有变成平地,永远保证视线的通畅,才能来多少筑基丹高手就杀多少筑基丹高手。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箭楼,暗哨,一个都不许少!若有人闯宫,休要废话,直接杀了。”张雨宁道,胡雪亭在湖州已经展示的很清楚了,什么才是帝皇应该有的谨慎和尊严,以为可以藐视帝王的人不管是谁都必须杀了。

虞世基微笑着,真心觉得胡雪亭终于有了些皇帝的样子了。当皇帝其实和当奸臣是一样的,任何礼义廉耻都必须抛弃。那些真的以为百姓为贵,皇帝为轻的帝皇和百姓都被悬首示众了。

“这天下终于定了。”虞世基捋须,大越虽然还没有统一天下,但是这统一天下已经再也不会有任何的波折了。

“虞公,有紧急公文。”某个官员皱眉。这道公文是很尴尬的,东阳有个叫沈法兴跳梁小丑蹦出来向胡雪亭下战书。

“……若是不敢与沈某决战,就不配称作英雄……”虞世基轻轻的读着公文,然后大笑,转头看一群官员,“江南真是好地方啊,人杰地灵,什么样的人都有。”

其余官员陪着笑脸,遇到傻逼挑衅皇帝,不上报,有点无视皇帝被羞辱,不把皇帝放在眼中的意思,但按照程序上报,这真的很是蛋疼。

沈法兴不过是一个拥有上千人的山贼而已,做山贼自然是威风八面,东阳的县令都不敢轻易得罪有上千人的超级大山贼,只要不造反攻打东阳,倒贴钱粮都行。但区区上千人作为一个对抗国家机器的反贼,就实在是有些不够看了,随便派一支军队就能灭了他,要是上报到了胡雪亭面前,郑而重之的请求御驾亲征剿灭山贼,胡雪亭说不定会当场笑死。

“派个人去剿灭了。”虞世基看着一群官员,别以为牵涉到皇帝就一定要上报,难道大街上出现个神经病大喊要和皇帝单挑,或者有人叫卖皇帝烧饼皇帝肉,还要禀告到皇帝面前请示不成?这种小事情没有必要上报的,直接杀了就是。

一群官员点头,好几个人跃跃欲试。

“不如我领兵剿灭了他们。”佘戊戌,笑笑,二狗子个个跳着脚举手。大越国全民皆兵,当官的就算是文职也要从军出征,佘戊戌等人个个都有跟着胡雪亭打仗的经验,但是谁也没有独自领过一军开打,毕竟兵凶战危,遇到个菜鸟将领很容易把所有士卒的小命搭进去的,儿戏不得。

“我有军事天赋,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能够成为绝世名将。”笑笑大声的道,周围的人谁都不信,你丫要是能成为绝世名将,我们都是军神战神了。

“我的目标是能文能武,文武双修,出将入相。”佘戊戌严肃脸,带兵打仗是成就文武双全的第一步。

二狗子大叫:“我能打,我的血液中流着猛将的鲜血,看,我的血液都要沸腾了!快来几百个贼人让我砍砍!”

虞世基瞅几人,人人都看出了沈法兴这类山贼就是肉包子,随便出动几千军马,然后□□阵一摆,弩(箭)一射,立马功劳到手,说不定就成为大越第一批凭借战功加官进爵的权贵了。

佘戊戌笑笑二狗子鄙夷极了,别用龌龊的心理看我们:“我们就是为了玩!”

虞世基冷笑着瞅佘戊戌等几人,佘戊戌等人脸色大变,愤怒的指着虞世基:“虞公你不是改邪归正了吗?竟然套话,何其卑鄙也!”

虞世基不理她们,瞅瞅周围,一群跃跃欲试的官员当中,只看见张修闻躲在角落笑眯眯的看戏。

“修闻,你过来。”虞世基淡淡的道,张须驼以后会感谢他的。

张修闻看看转头看他的众人,只见众人的眼神中有种怎么鲜花插到牛粪上的惋惜感,立马醒悟了,高高的举手疾呼:“我是文官!我不懂军事!我要考状元!”

虞世基微笑,倒是还没有笨到家,但这事情由不得他。“张修闻,佘戊戌,笑笑,二狗子,各带一军围剿贼人沈……”该死的,这个毛贼太可笑,过目不忘的虞世基竟然忘了那贼人的名字。

“……沈法兴。”有人淡淡的道。

众人回头一看,竟然是张夫人。张修闻的泪水立马飙射了,张夫人一点都没有阻止他出征的意思,这还是不是亲娘?

虞世基笑着:“各带一军围剿贼人沈法兴。”又想着四个菜鸟实在太靠不住了,千万别阴沟里翻船。

“你们各带三千人,淮南道士卒与江南新军各半。”虞世基为人谨慎,四个人各带三千人那就是一万两千人,其中六千人是士气爆棚的淮南道士卒,如此悬殊的比例要是还打不过山贼头头,死了也是活该。

张修闻死死的扯着张夫人的衣袖:“福伯和贵伯呢?”有两个老卒帮手,好歹能压场。

张夫人摇头,福伯贵伯经不起车船颠簸,留在丹阳了。张修闻泪水打滚,认真的道:“娘亲可懂兵法?”张夫人斜眼看他,到处找棍子。佘戊戌等人鄙夷的看张修闻,张须驼有这么一个儿子没有气死,真是胸襟宽大啊。

“我帮你啊。”有人欢快的道。

张修闻回头一看,只看见上千弓(弩)手当中,小雪岚卖力的向他挥手。

“修闻哥哥最弱了,我一定会帮你的。”小雪岚用力握拳点头,师父说过的,要帮助弱小。

张修闻的脸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紫,认真的道:“好!”

虞世基转头看找刀子的张夫人,认真的恭喜:“贵公子终于有了圣上的几分风范,以后出人头地,出将入相,为祸人间,已不远矣。”佘戊戌等人用力点头,以前太小看张修闻了,要里子不要面子,这是已经学到了胡雪亭的神髓,前途不可预测。

张夫人恶狠狠的看众人,P个不可预测,一定是被张须陀当众打死。

佘戊戌等人死死的盯着虞世基,别怪我们没提醒你,胡雪亭宁可自己被砍几百刀都不肯让小雪岚断个手指甲,你要是敢让小雪岚去打仗,回头就被胡雪亭砍死。

虞世基鄙夷的看众人,老夫当然知道。

“雪岚,你今天的功课做了吗?”虞世基微笑,没做功课不准去打仗。众人微笑,对付熊孩子只要一提功课立马就有奇效。

“我做完了啊。”小雪岚眨眼睛,挥手,有宫女递上作业本。众人下巴都要掉了,小雪岚什么时候这么努力了?

“哦!我可以去打仗咯!”小雪岚欢呼,姐姐打仗,我也要帮姐姐。

王奶妈,佘戊戌,笑笑,二狗子,张夫人,张修闻冷冷的看着虞世基,玩死你自己了吧?

虞世基微笑着,淡定的捋胡子:“好啊,小雪岚帮姐姐打仗。”一群白痴,小雪岚懂个P叫打仗,让她在皇宫里玩打仗游戏就好,糊弄皇帝都不会,以后怎么做大臣?

※※※※※※※※※※※※※※※※※※※※

2019.05.23. 自查修改错字。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212121314 100瓶;石性儿 50瓶;雾霁 2瓶;钕籹釹、回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最新章节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全文阅读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txt下载 - 讨厌夏天的全部小说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女配娇媚撩人嫁纨绔仙道第一小白脸宠妾重生之王妃温凉女配(快穿)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女配她福运通天桃花煞将打脸进行到底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娘子锦鲤运皇后无所畏惧骷髅之王[穿书]慈母之心[综]咬定卿卿不放松美人记魔女霓裳(gl)督主,好巧芙蓉帐暖农家子的为官路穿越之细水长流世界清洁工的日常[综]贵妾之女(穿书)土系憨女我的前夫是权臣
完本推荐: 蜜芽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全文阅读魔君带球跑了[重生]全文阅读我的世界只有他全文阅读被炮灰的天命之女[快穿]全文阅读重生之军中才女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清宫宠妃全文阅读不做皇后嫁阁老全文阅读穿回来后我嫁入了豪门全文阅读泼辣俏农医:腹黑将军诱宠妻全文阅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全文阅读修仙狂徒全文阅读嫁了个权臣全文阅读夫妻双双回六零全文阅读表妹万福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穿成男配的炮灰妻全文阅读奸妃洗白指南(穿书)全文阅读辣鸡室友总撩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奶爸的主神餐厅教授,抑制剂要吗我游戏中的老婆最强高手在都市[综]云梦的魔性之旅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长生种都市狂帝医仙出生在庵堂里的女人霸天武魂超凡药尊战锤神座都市无敌神医金粉天才神医混都市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相见欢无上尊临疯狂建村令祖师爷宠妻法则寻尸人极品全能保安隋唐君子演义郡主的田园生活乡村极品小仙医独步紫寒杀神岛草根首长仙韵传妙手小毒妃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txt下载手机版 - 讨厌夏天的全部小说 - 我要当女帝,谁反对,谁赞成?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